张小九

英厨耀厨
主食朝耀

▼忙于学业的老年人
△暴躁网民本民

封面是草哥的元旦点图
头像来自爻井太太

【all耀】曼蒂斯镇谋杀案[01]

※推理剧情主线。

※本章涉及cp:露中,米耀,西耀

※角色死亡有。注意避雷。

 

 

在我顶着一头湿漉漉的金色短发走出浴室的时候,我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是晚上九点五十。

我拖着沐浴都未能缓解酸软的身体,在卧室床边坐下了,拿毛巾胡乱而随意地擦拭着乱糟糟的头发。

今天是我来到曼蒂斯小镇就职的第十九天,作为这个小镇唯二的警员,今天也毋庸置疑是忙碌而疲惫的一天。这个镇子很小,每天其实也不过给镇上居民处理些把猫从树上抱下来、把小孩胳膊从窨井盖里取出来之类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但是却总也忙不完。

就在我把头发敷衍地擦了擦,刚刚在木板床上躺下准备入睡时,客厅里的电话机响了起来。

并且充满了无人接听就响个不罢休的架势。

我叹了口气,认命地从床上爬了起来。起身的时候太急,牵动了我腹部今天新受的伤,我龇了一下牙,还是下了床。

“喂,您好。”我接起了电话,“这里是阿尔弗雷德·琼斯。”

“琼斯警官,我是布拉金斯基的管家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可以请您赶快过来一趟吗?布拉金斯基先生遇害了——他被人谋杀了。”

他说的很急,语速很快又有点语无伦次。

我向他表示我会立即过去查看情况。

我挂下话筒,立刻套上了警服,赶往布拉金斯基的宅子。

在这个连海德薇莉家的母猫生下三只小猫都能让居民们津津乐道好几天的小镇,谋杀案毫无疑问是一桩破天荒的大案。更何况遇害的还是能够居民话题的热门人物——伊万·布拉金斯基——镇上最有钱的商人。

当我赶到布拉金斯基宅子的时候,刚刚给我打了电话的管家瓦尔加斯已经在大铁门的地方等着我了。他的神色看起来很惶恐,双手手指不安地绞在一起。他带着我匆匆地穿过了前院小径,走进宅子里。

布拉金斯基的妻子——准确地说现在是遗孀了——王耀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的脸色非常苍白。小镇的另一位警员,我的同僚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看来比我早到一步,他正坐在王耀的身边低声安慰着他。

站在沙发边的是布拉金斯基家的女佣,贝露琪·比奥金。

“先生,琼斯警官来了。”费里西安诺一边带着我走进客厅,一边道。

“布拉金斯基先生是出什么事了?”我问道。

安东尼奥回答了我:“他在会客室里遇刺了。”

“你看过案发现场了吗?”我问道。

“匆匆看了一眼。”他说,“我一直在这个小镇上出警,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人命相关的大案件。我想你是从大城市调过来的,应该会比我更有调查经验。”

王耀闻言勉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琼斯警官,我带你去会客室。”

看着他那张漂亮而苍白的脸,我有点不忍心:“让女佣带我去看就可以了。”

“你不用听我描述一下他的死因吗?”他望向我,眼珠像冷冰冰的金色玻璃珠,“我是这个镇上唯一的医生。”

他说的对。我需要他的帮助。

打开会客室门的时候,我看到一直站在王耀身边的安东尼奥轻轻地握了一下王耀轻微颤抖的指尖,低声在他耳朵说了句什么。大概还是安慰的话。

我,还有王耀,安东尼奥走进了会客室。

我一走进会客室,就看到伊万·布拉金斯基靠躺在会客室的单人小沙发上。他上衣胸口和腹部都沾着血迹。旁边地上掉着一把刀锋沾满了血的小刀。我注意到那把刀和平时能看到的普通小刀有点不太一样,刀身上布满了花纹,刀柄也比普通的刀看起来更加厚重。

“从伤口上来看,凶器就是旁边的大马士革刀。”王耀低声道,他柔软的嘴唇有点颤抖,“凶手先是划伤了他的腹部,然后刺入了他的胸口,刺穿了他的心脏……”他没能立刻说一下,非常缓慢地眨了一下眼睛停顿了一下,“一刀毙命。”

我弯下腰去查看躺在地上的刀:“你刚刚说这是什么刀?”

“大马士革刀。”王耀说,“是之前伊万去印度做贸易的时候买的。一直放在客厅的橱柜里。”

“你是说,”我忍不住皱了一下眉,“这把刀本来是在客厅里的?那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不知道,警官。”

在我起身的时候,腹部又疼了一下。

我停顿了一下的动作让安东尼奥看出了端倪:“怎么了,阿尔?”

我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我今天帮海德薇莉小姐把她的猫从树上抱下来的时候,下树的时候……有点拉到腹部的肌肉了。”

“你白天怎么不说……你早说我后面就不让你去帮埃德尔斯坦先生刷墙了……”他看起来有点懊恼。

“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赶紧说,“反正过几天就能自动痊愈了。”

我把话题转回了现场的凶杀案:“死亡时间大概是什么时候?”

王耀回答了我:“大概在……晚上九点二十到九点四十。”

“案发现场的第一发现人是你吗?”

“是我和管家费里西安诺。”

“你能描述一下你发现案发现场的经过吗?”

“我今晚有事找柯兰克先生商量——柯兰克先生是我家的律师——我回到家大概九点五十左右,管家到大门口迎接我。我问他伊万在哪里,他说他一个人在会客室,我走到会客室门口,发现门是锁着的,只能让管家拿来钥匙开门,开了门就发现……”他抿紧了嘴唇,没有再说下去。

“所以,你到会客室的时候,门是锁着的?”

“是的。”

“会客室的钥匙你没有吗?”

“这儿的钥匙只有伊万和管家有。”

我打量了一番会客室,四张单人小沙发围绕在圆形茶几旁。按理说,四张小沙发应该整理地两两相对,但是伊万和他旁边的小沙发却明显有些偏移。

安东尼奥看来也发现了这一点:“我总觉得小沙发的位置有点……奇怪。它们本来就是这么摆的吗?”

“不是的。”王耀说,“原本是摆放整齐的。”

“是不是因为伊万和凶手有短暂的搏斗——或者说争执?”安东尼奥揣测道。

“今晚伊万有什么客人吗?”

“我走之前,他和我说他约了基尔伯特。”




终于写了一直想写的推理题材。

主要角色包括凶手都已经在这一章登场。

因为露露一出场就挂了,所以本章之后不再标露中cp。

评论(9)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