喃窠霁鵺晤

一个沉迷冷cp的放飞号


关爱冷cp 人人有责

【好茶/朝耀】一个徒手捏的小段子

柯克兰先生和他的心理医生

“所以,柯克兰先生,您最近还有其他什么困扰您的问题吗?”
“……嗯……”
“有什么问题您就直说吧,请您相信我的职业能力和职业操守。”
“嗯……是这样的……我,我有个非常在意的人……”
“我可以理解为是您喜欢的人吗?”
“……如果非要这么形容的话……”
“然后呢,那个人和您发生了什么不愉快吗?”
“没有……就是……怎么说呢……就是,就是感觉对方好像一点也没有感受到我的心意……”
“那柯克兰先生您有好好传达您对对方的感情吗?”
“……”
“我明白了。直接表达您的感情对您而言可能的确比较困难。我建议您可以考虑一下用迂回一些的方式来传达。”
“迂回一些的?比如说?”
“比如说问问对方下班后有没有其他安排,能不能一起进餐之类的,通过增加日常的接触让对方慢慢地感受到您的心意。”
“……突然这么问,会不会有点唐突啊……”
“这点我想您大可不必担心。相约一同用餐是朋友之间非常自然的相处方式。”
“那……咳,王医生,你……嗯,你下班之后有其他安排了吗?”







王耀:“喵喵喵???”
亚瑟:“你倒是好好回答我啊!”

【影山灵】神父的午后【就是开开车】

【无论如何想开车的产物】
恶魔影山兄弟×神父灵幻

几乎纯车预警
三人行预警



这是西尼尔镇的一个,一如既往明媚的午后。

送走了教堂里最后一个来做礼拜的信徒,站在讲台后的灵幻神父正翻阅着《圣经》,浏览着下次礼拜应该宣读并且证道的圣经部分。
他忽然感觉身后有什么人贴了上来。
对方从背后环过他的腰,柔软的嘴唇亲在他的后颈。
“……茂夫?——嘶。”
他的猜测换来对方在后颈上不轻不重的一口咬。
“猜错了呢,灵幻大人。”他口中的少年这才不紧不慢地轻巧地落在了讲台前,身后的小翅膀在落地后又振了振,才收了起来。影山茂夫靠在讲台前,与灵幻神父脸对脸,眼瞳的颜色深深的,透出一点幽红色:“灵幻大人为什么总是猜不中呢?”
“我猜,”影山律在他刚刚留下了浅浅的牙印的后颈处舔了一下——敏感处的舔舐引得被他紧贴着的神父轻颤了一下,“大概是给的惩罚不足以让神父大人印象深刻吧。”他的手暗示性地摩挲了一下神父的腰。

车链接见评论

结果一直做到神父失去意识了,他还是强撑着什么也没有告诉他们。

神父大人醒来的时候,是在他自己的房间里。
那对恶魔兄弟正坐在离床不远的茶几两侧下着象棋。
他们几乎是立刻就察觉了他的醒来。
“神父大人,您醒了吗?”影山茂夫放下了他手中的棋子。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已经是下午七点了,神父大人。”
他睡了这么久了吗?
灵幻想着,强撑着从床上坐了起来。
……啊,腰好酸……
罪魁祸首兄弟已经从茶几边走了过来,坐在了他的床侧。
……是他的错觉吗?他怎么感觉这对兄弟今天有点不太对劲?
“刚刚梅尔菲斯小姐来过了。”
“……”
“神父大人,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呢?——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梅尔菲斯小姐其实是想带我们回首府,反而几次替我们拒绝了她呢?”
“……”
“神父大人,您为什么拒绝她呢?”
“……”
“您为什么冠冕堂皇地不回答我们说是为了继续依靠我们能力消灭村里可能出现的恶灵来维持您的威望呢?”
“……啊,已经七点了吗,该吃晚饭了呢。”
“神父大人,您真是一点也不坦诚。”
“……嗯,今天晚上吃点什么好呢?”
“您为什么不问问,我们是怎么回答她的?”
“……”这还用问吗,本来就没什么可比性吧,首府的公爵庄园和这个位置偏僻的小乡村……
“我们早就说过了吧,我们,是不会离开您的。”——哪怕是使用强迫的手段,也要留在在您的身边。
“神父大人,您怎么总是记不住我们说的话呢……”
“……喂不是吧你们,不是下午才做了那么多次吗……我还没吃晚饭呢!我现在都还腰疼呢!喂我说你们啊……”



这次的车真的开了超级久。。。断断续续写了有半个月——终于今天强力结束了
上一次明明一个下午就开完了。。。【虚弱】

嗯。。。律第二个回合出,茂夫直接第一次打过就出了。。。还是低概率的天才级

女仆车的buff,怎么说呢,是不是有点太强了。。。

啊,好想开车啊
最近有点忙
但是真的好想开车啊
努力下个礼拜腾点时间开起来吧
我爱开车 开车使我快乐
【有放飞号真好啊】

琉璃窗【02】

“这家是阿诺德先生的小酒馆……旁边那家是利瓦尔夫妇的花店……”换上了常服的灵幻新隆一边迈着小短腿在小路上蹦跶着,一边向身边两位与他形成鲜明对比、走路相当沉稳的青年细细介绍村庄。
“这边这家挂着咖啡色窗帘的是斯滕伯格先生的钟表铺,斯滕伯格先生是个超——凶的大叔,但是因为教堂的钟表也都是请他来修缮的,所以经常能在教堂碰到他。他好像真的挺讨厌小孩子的,我们在他修钟表的时候就算只是好奇想凑过去瞧瞧也会被他粗鲁的赶开。所以我们背地里都叫他许德拉。”[许德拉是希腊神话中某凶狠残暴的九头蛇的名字。]
“旁边那家门上画着白色船锚的是安凡特老先生家,他年轻的时候曾经出过海,经常会给我们讲述他出海的见闻。不过他总是喜欢讲些可怕的海上故事,说一些吓人的海怪海妖之类的来吓唬我们取乐,所以我们都叫他利维坦。不过他知道我们这么叫他也一点都不生气,有时候还会吓唬我们说利维坦晚上要悄悄来教堂把我们吃掉……”[利维坦是一种邪恶的海怪。]
“这家窗台上摆着绿萝的是沃森先生的熟食铺。教堂里有时也会在他这边购买卤肉什么的。沃森先生人很好,有时候到教堂做礼拜的时候还会免费分给我们一些肉干之类的点心。不过他长得有点像牛,所以我们有时候也会偷偷地叫他弥诺陶洛斯。”[弥诺陶洛斯是传说中牛头人身的怪物。]
影山律:“……”
……别再说绰号了行吗,一路下来他脑子里没有丝毫村民该有的形象,尽是些牛鬼蛇神……比如什么开小酒馆的巨狮,修钟表的九头蛇,卖熟食的牛头人……
不知道哥哥是不是也和他一样……是不是也该稍微制止一下……
他看了一眼走在他身边的哥哥。
影山茂夫正非常温和的注视着一旁喋喋不休的小孩。小灵幻见他听得那么认真,于是说的更来劲了:“哇,我和你说啊,弥诺陶洛斯他啊[巴拉巴拉]……”
影山律:“……”

又弯过了一条小路,一直表现的相当活泼的小灵幻,忽然停了下来。
“我累了 。”灵幻新隆抬起头来望向他们,“我走不动了。”
毕竟还是个小孩子。
“那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影山茂夫提议。
“哥哥,我觉得还是尽快了解一下这个村子比较好。”不如让他在这附近休息,他们自己先去熟悉一下村子,这样又快又省事。说实话,他已经不想再听这个小向导的喋喋不休且毫无营养的介绍了。
“嗯,这样的话……”影山茂夫想了想,“那……”他转向小灵幻,“我抱你走可以吗?”
“好啊。”
……你倒是也假装犹豫一下再答应啊!
看来今天是势必要和这个话多的不行的小鬼一起走了。
“这种事情怎么能让哥哥做呢,”他先一步走上前,“还是我来吧。”他说着一把提起小灵幻,随手搁在自己怀里。
唔。比他预料的要轻。
“大人,虽然很感谢您愿意抱着我走,不过可以麻烦您右手托着我的大腿,左手抱着我的腰吗?现在这样我觉得有点硌。”
“……”
影山律黑着脸照着他说的调整了姿势。
“那我们继续走吧!前面是安德烈夫妇家,他们可是非常虔诚的教徒,每次做礼拜总是最早到教堂的……”

“这家是默多克太太的点心铺。默多克太太甜点做的超——棒!我每次有机会溜出教堂都会跑到这边来买点心,店里最好吃的就是草莓布丁和糖霜甜甜圈,哦还有巧克力夹心圆面包。不过圆面包一般夹奶油或香草比较多。我每次买面包的时候都要赌一下,不过基本上都是输的……啊,现在这个时间点正是店里下午的圆面包刚刚出炉的时候。刚刚出炉的时候最好吃了。”他顿了顿,又加重音重复了一遍,“现在这时候买最好吃了哦。”
影山律:“……”
就算你用这种闪闪发亮的眼神看着我,我也不会给你买的……别这么看哥哥!他也不会的——

几分钟后。
小灵幻趴在影山律肩头心满意足的啃着刚刚出炉的圆面包。
“哇!是巧克力馅的!”他转过头望向影山茂夫,眼睛亮闪闪的,“大人您是怎么选到的?也教教我吧!”
“嗯……大概是运气好吧。”
“啊,真羡慕啊……”
“喂,你别一边吃面包一边说话,小心把面包屑掉在我衣服上。”
“……不会的。”
同时拍他衣服的小动作显得这话真是一点可信度也没有呢。

有点短 主要写不动了【。】
顺便 文中所有英文名都来自英语试卷 翻到哪个算哪个【你倒是动点脑子啊】

琉璃窗【01】

灵幻新隆隐隐觉得图勒村最近有点不太对劲儿。
先是,和他一起参与唱诗班的小伙伴——格拉夫顿和斯宾塞,分别在上个月和上个礼拜,突然离开了图勒村教堂。没有一点征兆的,前一天还一起在教堂后厨帮忙,而第二天早餐的时候却没能在餐桌上看见他们。一直负责他们日常起居的修女嬷嬷说他们是依照教会的安排,转去了其他地方的教堂。
但是却从来没有看到有其他地方的神职人员来教堂传达指示。
他前几天因为偷偷溜到街上去玩,被兰格尔神父要求在他房间里罚抄经书的时候,也问过神父这个问题,素来严谨尊主的神父也告诉他,他们只是换了一个地方侍奉神明罢了。
然后,最近图勒村上柯克伦子爵的庄园又开始忙碌起来了。图勒村这个小村庄隶属于柯克伦子爵,不过因为地理位置偏僻,子爵一般一年只会在巡视领地的时候来这边的庄园小住几天。今年的巡视才过了三个多月,子爵就在前天又匆匆赶来了这里,着实有些不同寻常。
不过,这些还不是最奇怪的。
最奇怪的,是他现在面前的,这两个穿着黑色常服的青年。
图勒村是个位置相当偏僻的村庄,一般很少有外来人员进村,何况……何况是,两个这样不太普通的青年。他们虽然穿着低调的黑色常服,但是衣饰考究,看布料的质地大概价值不菲。纽扣上还带着有些古怪的暗纹图案,应该是家徽,总之是他没有见过的图案,仔细看有点像一只张着嘴的某种猛兽。
“新隆,”带着他过来会客的修女嬷嬷在一旁温柔地开了口,“这两位是教堂的客人,影山茂夫和影山律大人。”
“两位大人好。”他乖乖地打招呼。
“新隆,两位大人远道而来,对这附近也比较陌生,你能带他们熟悉一下这边环境吗?”
“没问题,嬷嬷。”

影山茂夫是在一周前收到女王的来信的。
他依照每日的惯例,在餐桌前一边等着仆人们将早餐上齐,一边拆开仆人递上前的信件。
“出什么事了吗,哥哥?”影山律也在餐桌的另一侧坐下了。
他把读完的信递给弟弟:“女王让我们去图勒一趟。”
“图勒?那是什么地方?”他似乎从没听说过。
“一个有点偏僻的小村庄,频频有唱诗班的小孩失踪。女王怀疑是有恶灵作祟,让我们过去一趟。”
失踪案件已经不止一次了。
最早的一次是在九年前。随后每隔一二年便有小孩失踪。最近三年已经消停了,上个月开始又复作了。而且还一连失踪了两名孩童。一般来说失踪的孩子过一段时间总能在别的地方找到,尽管有时,令人遗憾地,只能找到那可怜的尸骨。但是图勒村的失踪案迄今却是像从人间蒸发了一般,失踪之后再无一点痕迹。
而且对方不知道是为什么专挑唱诗班的孩子下手。唱诗班的孩子一般都是经过挑选养在教会的孤儿,或者也有一些中产阶级家世清白的孩子。
对方是对神职者有什么执念吗?


他们到达图勒村教堂的时候,迎接他们的只有教堂里的修女嬷嬷。
“非常抱歉,两位大人,兰格尔神父这两天去给邻镇生病的格雷厄姆神父帮忙了,所以只能由我一人来迎接两位,希望两位大人能够原谅我们的怠慢。”修女嬷嬷说的非常诚恳。
“没关系,”影山茂夫温和的回答道,“我们此次前来,本来就只是来办事的,也不想大张旗鼓。另外,还要麻烦嬷嬷给我们介绍一下本地教会的概况。”
“好的,大人。”
“我是三年前受教会的指示,从其他地方教会转到这里来的,因为这里之前的修女麦格因病去世了。麦格修女我是见过的,她是个做事认真并且心底善良的人,在修女之中也非常具有名望。我接手这里的事务之时,也能感受到她将教堂的一切都处理的井井有条。”
“兰格尔神父在这个教堂已经工作了很久了,好像是一从学院毕业就被教会分配到了这里。兰格尔神父是个非常虔诚的基督教徒。尽管教会给神父都安排了专门的住所,他却坚持住在教堂的小房间里,说是这样可以离神明更近一些。他每天都是早早地第一个到教堂做祷告,也是最后一个离开的。无论是洗礼、告解还是做礼拜,或者其他,他都表现的极其认真,从不懈怠。他对于一切与教会有关的事务都非常用心。”
“对了,一会儿走进教堂你们可以看到我们这边的琉璃窗特别漂亮,那是兰格尔神父自己制作的。他不定期会做一些这样美丽的琉璃窗,分给邻镇或者其他地方的教堂。也曾经有商人想要花重金购买,却被神父严词拒绝了。他说他的琉璃窗只供奉给他的信仰。”
之后嬷嬷又介绍了一些在教会工作的其他相关人员,比如在后厨工作的女仆安娜,厨子维尔德等等。
了解了教会内部人员的大概情况后,影山茂夫道:“我们初来这里,对村子还很陌生,可以麻烦嬷嬷介绍一个唱诗班的孩子带我们认识一下村子吗?”
“当然,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修女嬷嬷道,“我让灵幻新隆带你们熟悉一下这边吧。他是唱诗班的孩子中最活泼的,”她一说起唱诗班的孩子便泛起了微笑,“他还总是偷偷跑到教堂外面玩耍,对村子最熟悉不过了。他现在应该在礼堂,请两位大人跟我来。”
“有劳了。”
“在此之前,我有个不情之请还希望两位大人能够答应我。”
“嬷嬷请直言。”
“唱诗班的孩子……还不知道那些不见了的孩子是失踪了。我一直和他们说,那两个孩子只是被教会分配去了别处的教堂。这些孩子……他们还太小了,不适合知道这种残忍的事情……”
“我明白了,嬷嬷,请放心吧。”
“那么,请两位大人跟我来吧。”

琉璃窗【00】

成年影山兄弟带12岁小灵幻的故事

公爵影山兄弟×唱诗班小灵幻
事先说明,本篇不开车,可能连感情线都相当隐晦【12岁的小师匠咋下手啊???】

【序】

他第一次见到灵幻新隆,是在图勒村的小教堂里。
那是一个,如新鲜出炉的奶油面包一般的午后——蓬松而口感细软的面包,清甜而不腻的白色奶油,还有上面轻滑的微微带点酸意的嫩红色的果酱。
一切,都刚刚好。

他背对着他,斜靠着教堂长椅的椅背站着。不知道在和对面三四个坐在长椅上的小伙伴说些什么。
他穿着唱诗班的礼服,礼服是那奶油面包上刚刚浇上的奶油的颜色。还带有色泽可口的果酱做它的花边。
……这么说教堂的服饰大概不太合适。如果非要说的更合逻辑一些的话,大概就像是他卧室床头摆着的那一大瓶纯白的栀子花,搭着那一圈水红色的瓶沿。
一旁的琉璃窗的光影,恰到好处的折射在他的身上。在他白色的小斗篷和毛茸茸的金发上,落下五彩斑斓的光晕。
他一边说话,一边晃动着脑袋。于是那光晕也跟着在他的金发上,一跳一跳的。

“影山大人,那个孩子就是灵幻新隆。请您在这边稍等片刻,我去把他叫过来。”
“好的,有劳了。”

他看着教堂嬷嬷走到他的身边,与他说话。
他抬头看向嬷嬷的时候,光晕再一次,在他毛茸茸的发间跳了一下。

他终于,转向他来。
他看见,他用有些探究的眼神朝他望来。
他的眼睛。就像琉璃窗一样。
绚烂,而又明亮。

……啊,真短啊,不过反正就是个序(冠冕堂皇的理由)
在这里悄悄表白快晒干了太太画的唱诗班小灵幻,太太简直天使,画的超可爱,就按照太太画的服饰写了(ˊ˘ˋ*)♡
【说实话写面包的时候,有一种冲动把文章名字改成面包颂……】

灵能消消乐最近异常欧。。。

怀疑是女仆车给我带来了buff

【影山灵】女仆的裙摆【其实就是开开车】

女仆兄弟 × 子爵灵幻

预警:
※r18注意
※女仆装注意
※三人行注意
【有放飞号真是太棒了】

已经过了他平日上床休息的时间了,灵幻子爵坐在桌前有些疲惫地捏了捏自己的鼻梁,看着摊在桌上的埃尔坦庄园的资料,他有些疲倦地叹了口气,按响了桌上的摇铃。
很快便有女仆叩响了他的书房门:“子爵大人,请问有什么吩咐吗?”
他头也不抬地:“再给我倒杯咖啡来。”
“是,子爵大人。”
再过两天就是埃尔坦庄园的拍卖会了,他必须尽快熟悉起这个庄园来才好判定出多少价合适参与拍卖。平日里的安排已经相当紧凑了,他只能抽睡前的这点时间来做功课。
就在他看得昏昏欲睡时,房门再一次被叩响:“子爵大人,您的咖啡。”
他随手点了点桌子:“放桌上吧。”
他端起花纹精致细腻的东洋瓷杯,喝了一口,终于是从庄园资料中抬起了头,这才发现面前的女仆有些面生:“嗯?你是新来的?”
他记得管家莫蒙前几天刚刚招了几个新女仆,莫蒙是庄园里的老人了,做事他向来是放心的,所以莫蒙带了新招的女仆给他看时,他也就不过是匆匆过了一眼。
“是的,子爵大人。”眼前穿着黑色长裙系着白色头巾扎着短双马尾的女仆答道。
他又喝了一口咖啡,这次的咖啡奶糖比例正合他的口味:“你叫什么名字?艾莉呢?”
艾莉是平时负责他起居日用需要的女仆长。
而面前的这位新来的女仆,尽管面容纤丽,但是看着她总觉得有种说不出来的违和感,是因为声音比一般的少女要粗一些的缘故吗?一边这样想着,灵幻一边觉得自己的眼皮渐渐地沉了起来。
“艾莉昨天离职了,子爵大人,管家吩咐我来负责您日后的起居需要。”
眼前的世界都缓缓地转入一片混沌之中,女仆的声音也变得遥远起来:“我的名字是影山……子爵大人……”


【三千字的三人车链接在评论】


灵幻不知道自己被翻来覆去折腾了几次才终于结束,最后被抱去浴室清理,换上柔软的睡衣,睡入收拾干净的被窝时,又是困倦又是疲惫,眼皮都重的快要抬不起来了。
“灵幻大人,”有人还在温柔的亲吻他的脸颊,不同于之前湿漉漉的吻,这次的亲吻干燥而轻绵,像是蝴蝶翩翩地飞过他的脸颊,“您果然不记得我们了啊……”
“……嗯?”他努力想让自己的意识清晰起来,却是只勉强发出一声鼻音。
“您还记得吗?半年前,爱尔小镇,巡视领地的您解救了一对被牧师诬陷的兄弟,让他们幸免于火刑,您还记得吗?”
被牧师诬陷的兄弟吗……啊,好像有点印象……记得是一对年少的牧师学徒,被教会分配在爱尔小镇辅佐当地的牧师布道,然后被那位牧师告发偷盗教会财务,其实完全是牧师为了贪污财务的自导自演。他到小镇的那天,正好碰上开庭,就被当地的警长邀请参与判决,因为发觉证人台词的漏洞而改变了当庭局势……他记得判决结束了之后,他还特地去宽慰了那对少年来着……
“……那之后,我们就搬迁来了您庄园所在的小镇,但是却一直没有机会再接近您,直到前几天管家来镇上招募女仆……”
啊……原来是这样啊……
有温柔的亲吻轻轻地落在他的额头上。
“灵幻大人,您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您的出现对我们而言意味着什么……如果非要用语言来形容的话,大概,是神明吧……”
……无论如何这种比喻也太夸张了吧……
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再也无法维持自己清醒的意识,沉沉地睡去。

第二天醒来后发现书桌上整理好的埃尔坦庄园的资料要点什么的,当然都是后话了。


啊,开车真棒啊,开车使我快乐【你】
就是想看女仆撩起裙摆那啥的车 女仆攻撩起长裙那啥 想想都贼带感自从入了灵能之后就爱上了女装攻【……】

这个设定开车真棒啊 以后有机会再拿这个设定开一次吧,想开一次师傅心甘情愿的车

还有点想再开一辆师傅穿女仆兄弟穿的很正经的车,咳

【律灵】一段日常 篇名以后再说吧【……】

入秋了。
天气开始渐渐泛凉。

影山律推开相谈所未紧闭的门时,看到灵幻新隆正低着头打领带,准备出门的样子。
“啊,弟弟君来了啊,”灵幻抽紧了领带,抬起头,“有个客户和我约了在他家里碰面,弟弟君要一起去吗?”
影山律只是靠在门边看着他,表情有点冷淡:“我不就是为了这个才来的吗?”
“那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嗯。”


两人一前一后走下楼。
“话说弟弟君现在是高三吧,”灵幻一边走在前面,一边打开了话匣,“马上要升学考了,还要兼顾学生会的事情,每天到我这里来真的不要紧吗?龙套去年高三的时候每个礼拜也就只来两三天……”
“灵幻先生,哥哥每次给我打电话都拜托我要好好到你这边帮忙。”
“嘛,话虽这么说,不过实际上碰到委托人真的有恶灵缠身的情况也很少吧,基本上我一个人也能解决啦,弟弟君其实偶尔来一下就可以了。当然,我会告诉龙套你有好好来帮忙的……”
“灵幻先生。”
“嗯?”
注意到走在他身后台阶上的影山律忽然停下了脚步,灵幻转过头来抬眼望他。
他的瞳色有些泛深:“我自己的时间我会安排的。学业和学生会的事情我自己能处理好。”
“啊,这样啊,”灵幻稍微有些尴尬地摸了摸头发,继续朝台阶下走去,“嗯……毕竟弟弟君很优秀呢,龙套每次提起你的时候也都相当骄傲呢。”
灵幻没有注意到,影山律的脚步又一次,停顿了一下。

没想到这次委托人家里是真的有恶灵,好在并不是很强,不过这也让影山律花了些功夫才解决掉它。
“弟弟君这次,帮了大忙了呢。”从委托人家里出来的时候,灵幻这样说道。
路边的梧桐叶不知是什么时候褪去了青色的,像是老了的书页,从书脊上轻轻地脱落。
两人并肩走在人行道上,踩在一地枯黄的旧书页上,发出细碎的声响。
“有点晚了呢,弟弟君要不要和我一起吃个晚饭再回去?”灵幻侧过头看向他。
影山律的表情在夕阳的余映中显得模糊,仿佛依旧带些冷漠,但又好像并非是这样,灵幻看到他张了张嘴,好像说了些什么。
“嗯?你说什么?”
“……如果是哥哥的话,”他低着头,表情更加显得模糊不清,“一定很快就能解决了吧。”
“嗯?”灵幻抬起的手在空中稍微停顿了一下,终于还是轻轻地落在了他的肩上,“这有什么好较劲的?灵能力的话,只要能除灵不就行了吗,弟弟君已经够优秀了,没必要再为这种可有可无的东西这么认真的烦恼吧?”
“所以,”影山律终于抬起了脸,他转过头来望向灵幻,“既然这样为什么灵幻先生不愿意我来相谈所?总是一次又一次地想支开我,为什么?”
“嗯?有吗?”灵幻新隆认真地回忆了一下,好像还真是……啊,这可真是麻烦了……“我只是不希望相谈所的事情给你带来困扰,结果好像反而弄巧成拙了呢,”他露出了一个有些无奈的笑容,“我保证以后不会再说这种话了可以吗?作为赔罪,就让我请你吃晚饭吧。嗯……拉面怎么样?”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对灵幻先生的看法的呢?
次日学生会会议结束后,影山律一边走向相谈所一边这样想着。
可能是因为一次次看到他对待委托人的认真的态度吧,也可能是因为偶尔对自己的关照和提点……无论起点在哪里,总之,他好像,好像的确有点喜欢他了。


走到相谈所门口时,影山律正听到他在和某人打电话。
“……不用担心啦,相谈所最近运营的挺好的,啊,说起来多亏了弟弟君的帮助呢……”
“……怎么说呢,感觉现在和弟弟君相处的也挺愉快的了,所以说啊,龙套你也不用老是为这边操心啦,大学生就多享受一下大学生活吧——啊,弟弟君,你来了啊——”
“嗯。”走进相谈所,在转身关上门的时候,他轻轻地弯了一下唇角。



不知道会不会写后续……再说吧……【你】设定是龙套在外地上大学,拜托律照顾师傅的相谈所【这个应该能看出来吧??】其实想看影山灵,因为影山灵和律灵粮少只能自己割腿肉了……【自己的肉真难吃啊】这篇再往后面发展的话大概就是影山灵了吧【姑且先打个tag】,设定是哥哥也喜欢师傅但是一直没有说出口【完全看不出来呢!】然后放假了之后就,嗯……反正真的能写出来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