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九

主食朝耀 希望他们结婚

是双担 他们两个都很可爱



封面是草哥的元旦点图
头像来自爻井太太

【朝耀】[HP]I Don’t Like Your Boyfriend

※朝耀only

※HP设定,有私设

※校园恶霸斯莱特林亚瑟×高岭之花拉文克劳王耀

 

 

我叫皮埃尔,来自法国最有名望的魔法贵族家族波诺弗瓦——的一个旁支,虽然是偏远到我父都说不清血缘关系的旁支,倒是在当地小乡镇也勉强还能够得上贵族行列。不过,在我和我的父亲收到来自波诺弗瓦家族的邀请函并应邀拜访之后,我才真切意识到真正的魔法世家贵族意味着什么。

当然,如果不是来自霍格沃兹的猫头鹰飞进了我家窗户的话,可能波诺弗瓦家族早就已经遗忘了我们这偏远到说不清血缘关系的一家子了。

尽管在波诺弗瓦那儿见到了前所未见的巨大城堡和广阔花园,当我作为一年级新生第一次来到霍格沃兹时,依旧为学园城堡的气势所震撼。与其他新生一同走进大礼堂时,我忐忑不安地一边跟随着队伍往前走,一边在长桌边的学生中搜寻在波诺弗瓦城堡中见过一面的堂兄——起码有熟人能或多或少减少一些我的不安。他正和身边的东方人不知道说些什么,察觉到我的目光,转过脸来对我回以友善的微笑。他身旁的东方人也随之朝我投来短暂的视线。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王耀。

他乌黑而柔软的长发用一根缎带束起,眼睛是非常美丽而独特的金色,让我联想到童话中森林里的金色的精灵羽翼。他那张漂亮得引人注目的脸上,带着给人以距离感的冷淡和疏离。

很难用文字表达我对王耀的第一印象。

他比大礼堂屋顶在施展了魔法下显现出的璀璨星空更吸引人。

不等我对分配到哪一个学院有所想法,分院帽已经在我的头上大声喊出了“拉文克劳”。我看到我的堂兄弗朗西斯招手示意我过去。他向长桌边的其他学生介绍我说:“他叫皮埃尔。皮埃尔·波诺弗瓦。算是我的堂弟。”然后转过头来对我说:“在学校里好好表现。”我点点头:“我会努力的。”他身边的东方人也对我伸出了手,表情温和了许多,但是依旧带着令人感觉难以完全亲近的一点疏离。他的自我介绍非常简洁:“王耀。你的级长。”

我注意到他伸出的手上带着戒指——那枚银色戒指戒面很大,让人想不注意到都难——在他白皙而纤细的手指上熠熠闪耀。戒面上A.K.两个字母应该是被施了魔法的缘故,流动着非常漂亮的银绿色光泽。

 



 

王耀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拉文克劳。

在我眼里,他甚至可以称得上是霍格沃兹最优秀的学生——他在每一门学科上都表现的非常优异,对于魔法几乎无所不知。虽然看起来很冷淡,但是实际上脾气很好——无论我问他什么魔法上的问题,他都会耐心地一一解答。令人沮丧的是他对任何低年级生都一视同仁的予以尊重,尽管我明示暗示了很多次他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可他还是称呼我为“波诺弗瓦”。所以他虽然一贯表现的态度从容而温和,却总是让人觉得难以完全亲近。不过他身上的这种冷淡与疏离,也令我觉得非常迷人。

他作为级长,行事作风一贯果断而公正。他很少使用级长特权,却总是能用自己的方式让那些滋事的学生变得老实。这使他在拉文克劳,甚至霍格沃兹其他学院都非常具有威望。这份威望可能同样也源自他身后古老而依旧强大的东方家族的支撑。

在霍格沃兹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拥有他这般魅力的人物了。

 

总而言之,他的一切都令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吸引力,令我着迷。

当然,除了一样。

除了,他的男朋友——

A.K.

亚瑟·柯克兰。

那个仗着家里英国贵族的背景在霍格沃兹成天横行霸道、对谁都表现的傲慢无礼、说起他的缺点我能写一部分成上中下三卷书的斯莱特林。

 






我一直对于王耀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个……和他一点儿也不般配的男朋友感到困惑。直到有一天我的室友告诉我说,两人会在一起是因为有一天亚瑟柯克兰抓住了王耀的猫头鹰,以“撕票”作为威胁。第二天和肩上的猫头鹰一起出现的,还有王耀手指上的那枚戒指。

我就知道王耀不可能看得上他的。多么阴险狡诈、卑鄙无耻的斯莱特林!我咬牙切齿地在心里暗骂。

 



 

与亚瑟柯克兰的第一次正面交锋是在图书馆。

难得看到王耀一个人坐在图书馆的桌前,身边没有那个讨人厌的柯克兰——他总是在除了拉文克劳公共休息室和大礼堂用餐长桌以外的地方不厌其烦地纠缠着我的级长。

我抱着书本才刚刚在王耀的身边坐下,还没来得及开口和他说话,就被飞来砸在面前桌上的书本吓了一大跳。我一转过头,就看到捧着其他几本书的柯克兰从书架那边走了过来。他不急不缓地走来,连走路姿势都充满了英伦一流贵族特有的傲慢,盯着我的脸色绝对称不上友善。

“你吓到他了。”当他在桌前站定时,王耀从书中抬起了脸。

“不好意思,手滑了一下。”柯克兰虽然是对着我说的这话,脸上却没有一点歉意,他敲了敲桌子,看着我的眼睛里有着毫不客气的傲慢和蔑视,“不过你最好立刻从这个座位上——离开(我感觉他本意是想说滚开的,但是碍于王耀在场所以换了个客气点的说法)。这是我的位置。”

虽然很想不客气地回怼一句:这个座位上又没有你的名字,但是理智还是让我克制住了自己不要和比我年级高、法力强并且背景深厚不止十几倍的斯莱特林级长叫板,我只能乖乖地道歉然后抱着书本在附近另外找了一个空位。

我看到柯克兰把手中的几本书都推到了王耀的手边——看来他之前是在帮王耀找书。王耀对他说了一句什么,大概是谢谢之类的,然后便低头将目光重新放回了书上。看来柯克兰就算靠威胁的手段成为了王耀的男朋友并且对他没完没了的纠缠,也还是没有办法改变王耀对他的态度。

我就知道王耀不可能是真心实意地戴着那枚戒指的。要是有什么办法能让王耀脱离那个恶霸的魔爪就好了……我盯着手中的魔法书,意识却已经全然不在书上了。

 



  

结果没等我想出什么好办法,就先在第二天被柯克兰在走廊上找了麻烦。

“你妈妈没在你上学前告诉过你,离别人的男朋友远点吗,一年级的?”他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傲慢而恶劣。

我抿了抿嘴唇。

“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他无论眼神还是语气,都毫不客气,“要不是碍着你级长的面子,我早就收拾你了。”

“我的容忍是很有限度的——你要是再黏着王耀,就准备收拾收拾行李回家抱着奶瓶哭吧。”他恶狠狠地警告道。

“抱着奶瓶哈哈哈哈哈哈……”他身边的几个斯莱特林一边起哄一边大笑。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清冷的声音穿过人群传入我的耳中。

是王耀。

他走了过来。

我看着亚瑟靠上去揽过了他的肩膀。他搭在王耀肩膀的手指上,和王耀同款的银色戒指熠熠闪耀。王耀对他的这种亲近并没有拒绝,却也没有作出回应。在我眼里就是被迫接受这种亲近——因为无法拒绝而只能选择无视。

“我不过和你学院里的一年级生打了个招呼。”他这样说。

“是这样吗?”王耀望向我。

他身边的柯克兰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明显是在示意我说自己该说的。

我低头避开了王耀的目光:“嗯。”

“是吧,我就说我只是打个招呼而已……”

我再抬起头的时候,只看到他揽着王耀走远的背影。

 

 

“你怎么招惹柯克兰了?”弗朗西斯在礼拜一收到家里猫头鹰来信的时候,这样问我。

见我低头不说话,他说:“以后和王耀保持点距离。如果你不想被退学的话。”

连他也这样说。

可能是我流露出的表情显得太委屈,他又说:“你还小,很多事情都还不懂。所以别瞎掺和人家小情侣的事情了。”

可是他们怎么看都不是两厢情愿的普通小情侣啊。

我心里又愤怒又困惑。

 



 

第一次意识到王耀和柯克兰的关系可能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是在霍格沃兹的魁地奇比赛中。

拉文克劳在第一场和格兰芬多的比赛中就败下阵来,王耀昨天在赛后简单地安抚了大家几句。因为魁地奇向来不是以学识见长的拉文克劳的拿手戏,所以拉文克劳学生对于输了这种野蛮的运动比赛也并不感到意外或者失望。

不过,包括我在内的许多拉文克劳的学生依旧去观看了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魁地奇冠军之争。

我心里暗暗期望格兰芬多能够胜出。因为那个可恶的柯克兰是斯莱特林魁地奇球队的追求手以及球队队长——虽然我严重怀疑他能够成为队长完全只是因为资助了球队每人一支最新的飞天扫帚光轮2000。

不过比赛开始之后,虽然很不情愿承认,但是他可能的确比我想象中的要有能耐一些。他对飞天扫帚的掌握相当了得,行动非常敏捷,才刚刚开局没有多久就为斯莱特林赢得了这场比赛的第一球。

这场比赛,双方角逐地非常激烈。

当柯克兰险些被格兰芬多的击球手打中时——堪堪与那枚游走球擦身而过,当看台上其它斯莱特林观众惊呼着从座位上站起来的时候,我看到王耀直起了背。然后在柯克兰巧妙地摆脱了那枚游走球的时候又放松了下去。

比赛最终以斯莱特林的找球手抓住了金色飞贼结束。

斯莱特林观众席上爆发出强烈的欢呼声。

整场比赛进球最多的斯莱特林队长被他的队友们欢呼着拥抱。

王耀并没有和其他斯莱特林学生一样蜂拥着冲进球场庆贺。他当然不会这么做。他只是一如既往的做着一个级长该做的事,带领着拉文克劳的其它学生有序地离开了比赛场。

他的脸上的表情依旧显得冷淡,是置身于比赛事外的样子,完全没有表现出男友率领球队夺冠的喜悦。这让我怀疑之前看到的那个细节是不是只是我因为过度在意他们关系而产生的错觉。

毕竟自从被柯克兰警告了之后,我就不再敢太靠近王耀了。这次也只能坐在和他相隔了两排的后排座位,悄悄地注意着他。

 

 






那天晚上,我怎么也睡不着,忍不住在学生规定的就寝时间悄悄地溜出了寝室。

我本意是想在外头走走散散心的,可是深夜的霍格沃兹城堡又黑又静,反倒起了反作用,令人觉得心里慌慌的。

就在我对于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打算悄悄地原路返回的时候,看到不远处隐隐有一点亮光慢慢地靠近了。

我意识到那是巡夜的老师或者级长,担心自己在就寝时间在外头闲逛被发现而给学院扣分,我立刻熄灭了我魔杖顶上的那一点亮光——我的魔法本来就不怎么高明,弄出来的亮光也相当微弱,屏息躲在了转角墙后。

随着脚步声的靠近,我听到了巡夜人的说话说。

“我说,你就对你男朋友今天出色的表现,没点什么表示吗?”

这个声音,我绝不会认错,是那个可恶的斯莱特林柯克兰。

没有听到王耀的回答。

但是走廊上的脚步声停止了。

一时周遭安静得我几乎都能清晰地听到自己呼吸声。

不知道是出于一种什么心理,我无法控制住自己悄悄地探出头去。

我看见王耀慢慢地凑过去,轻轻地亲吻在他的脸颊上。他的表情依旧显得有些冷淡。但是又能隐约感觉到,和平日里那种冷淡有一点微妙的不同。

当他的嘴唇离开柯克兰的脸颊的时候,那个在我心里被贴了无数负面标签的柯克兰突然侧过脸去亲吻在他的嘴唇上。

我看到王耀轻轻地动了动手指,他手中的魔杖前头的光便暗了下去。

一片漆黑的走廊里,只能听见他们接吻发生的黏腻的水声,和一点轻微的喘息声。

那个晚上,在他们离开后,我几乎是落荒而逃般地回了寝室。

 





 

让我对他们的关系印象彻底颠覆的,是期末考之后、放假前一夜的圣诞晚宴舞会。

实际上在期末考结束后,圣诞舞会便成为了霍格沃兹学生口中谈论的最多的话题之一了——尤其谈论舞会伴侣。无论在用餐长桌边,还是课间走廊上,经常能碰到询问对方是否愿意做自己舞会伴侣的桥段。理所当然的,男生邀请女生居多,不过霍格沃兹也不乏大胆而主动的女生。

我非常好奇,王耀会在舞会上找什么样的女伴——按照惯例是四个学院的级长领舞,所以他不可能不找舞伴。不过以柯克兰那种强势而蛮横的态度,不管王耀找哪个女生,都免不了会被找麻烦吧。

我密切地关注了我的级长几天,他却丝毫没有流露出要邀请哪个女生一同前往舞会的想法。他是为了避免和柯克兰发生冲突,所以不准备在舞会上领舞了吗?

不过,圣诞舞会和我本人却并没有什么关系。因为那是仅限三年级以上年级段学生参与的,低年级在放假前一夜的活动仅限于在学院公共休息室内。

“低年级可以申请去舞会上做服务生。有时薪。”我的室友这样告诉我,“你不是很想看柯克兰出糗吗?那你应该去试试。”

“……什么?”我一时没能明白过来。

“怎么,你还不知道吗?”他说,“去年柯克兰是以王耀女伴的身份参加圣诞舞会的——穿了女生礼裙的那种……”

我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老实说,我万万没有想到还有这种操作。这两天王耀不曾为女伴的事情费心的行为便立刻有了解释。但是,柯克兰……以王耀女伴的身份?还是女装?那个心高气傲、眼高于顶的柯克兰?

“你不信的话,我可以带你去图书馆找校报。他是那一期的头版头条,有很大一张照片。”

然后,我居然真的在图书馆校报上,看到了穿着礼裙的柯克兰。

照片是他挽着王耀的胳膊进场的动图。

很明显他并不能很好的驾驭他踩着的高跟鞋,走路都有些不稳。并且他的脸色有点黑,看起来有点不情不愿——当然如果他此时不是这种不情不愿的表情才奇怪了——相对的,他身边穿着黑色礼服的王耀看起来心情很好。准确地说,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的级长如此明显地流露出他的好心情过。

我报名了圣诞晚会的服务生。

和其他学生一同翘首等待着级长和他们的舞伴在礼堂门口出现的时候,我听到那些高年级学生提起了去年柯克兰的女装。

“你们说今年会和去年一样吗?”

“会的吧,柯克兰怎么可能容忍王耀邀请其他女孩子跳舞?”

“不过自己女装上阵……他也太有勇气了哈哈哈……”

所以当穿了黑色正装礼服的柯克兰率先进入众人视野的时候,我感到一阵不可思议。——当然有这种感受的不止我一个人。

“怎么回事?”

“他们闹分手了吗?”

就在我身边的高年级生窃窃私语的时候,我看到柯克兰朝门外的人伸出了手。

有人将手轻轻地搭在了他的手上。

我仿佛已经隐约预见到了什么,心里猛地一紧。

当柯克兰牵着他的舞伴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时,我感觉整个礼堂一瞬间都安静了。

那是王耀。

他乌黑而柔软的长发被挽起,露出优美的颈线,搭着他耳边垂落的银色耳坠。他穿了一条改良过的中式礼裙,礼裙恰到好处地勾勒出他纤细的腰身。

他大概是上了一点淡妆,眉眼都比平时更加动人。

……他比大礼堂屋顶在施展了魔法下显现出的璀璨星空更吸引人。

他身边,柯克兰的脸上全然是他一贯的傲慢和此时此刻溢于言表的得意。

 

我早该想到的。

我的级长,优秀的拉文克劳学生,又怎么会被一只猫头鹰简单地威胁。

他有无数种手段对付那些找他茬或者在学校里滋事的学生,却从来没有对柯克兰用过其中任何一种。

他对柯克兰的所作所为,从来都不是沉默地容忍,而是一种无声地纵容。

 

 

斯莱特林级长带着他的舞伴不过跳了开头的二三支曲子,就悄悄地离开了舞会。

我看着柯克兰以一种不容许任何人觊觎的姿势揽住王耀的腰离开。

不过我没打算再去追究他们早早地退场的原因了。

我的堂兄说的对。

我还是别瞎掺和人家小情侣的事情了。



 

 

完。

评论(20)

热度(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