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九

主食朝耀 希望他们结婚

是双担 他们两个都很可爱



封面是草哥的元旦点图
头像来自爻井太太

【all耀】某大型同性交友栏目组

※沙雕相亲节目。根据某大型交友节目改编。

※涉及cp:朝耀,米耀,仏耀,伊耀,南伊耀,普耀

 

※真的很沙雕。请不要带脑子看。

 

 


“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节目,我是主持人弗朗西斯。”今天是这个节目的第一期,弗朗西斯特意换上了一身正装,笔挺的白色衬衫和乳白与淡紫相间条纹的马甲,搭着浅紫罗兰色的领带,半长的金色卷发用领带同色的缎带束起。


“今天是节目的第一期,所以先由我来为大家对这个节目做一个简单的介绍。”


“节目组每期都会邀请三位驻场嘉宾,驻场嘉宾一开始待在观察室,先由他们的家人在场上和来场嘉宾进行互动,在相互有了一些了解之后,双方都满意的情况下,再由驻场嘉宾上台与来场嘉宾直接互动。驻场嘉宾在观察室里可以看到台上的情况,并且可以通过内线电话和场上家人联系。”


“我们今天请到的三位,都是兄弟组合。”


“首先是一号,罗维诺·瓦尔加斯和他的弟弟,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兄弟俩都有着非常可爱的小呆毛。”


“接着是二号,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和他的弟弟,路德维希·贝什米特。非常独特的一对兄弟了,弟弟看起来反而比哥哥沉稳好多。”


“最后是三号,亚瑟·柯克兰和他的弟弟,阿尔弗雷德·琼斯。其实不用看姓氏,光看眉毛就知道一定是表兄弟了。”


“好了,接下来请三位哥哥走进观察室,三位弟弟在台上就座。”



 


基尔伯特:“本大爷不是才是嘉宾吗?为什么夸路德不夸我???”


阿尔弗雷德:“不是,对我的介绍就这么一笔带过了吗?没有聚光灯和镜头对着我来一下吗?”


罗维诺:“为什么要在下午一点开始拍摄啊,我想午睡。”


 


 

弗朗西斯:“……请(重音)三位哥哥走进观察室,三位弟弟在台上就座。”

 



 

三个弟弟好歹走到了座位上。


阿尔弗雷德:“为什么我坐在最旁边?我觉得我应该是C位的!”


费里西安诺一脸嫌弃地看着座椅:“这座椅好丑啊……”

 

 



三个哥哥也走进了观察室。


罗维诺嫌弃x2地打量着观察室:“这里面空调怎么温度这么低啊,这让我怎么午睡啊,有没有工作人员给我一条毯子啊……”


亚瑟嫌弃x3地看着桌上的矿泉水:“怎么是矿泉水啊,我想喝茶。要袋装泡出来的那种。”


基尔伯特倒是有些兴奋:“这电话是可以连通内线吗,本大爷来打打看……啊这个灯是按了之后场上屏幕就会有显示吗,本大爷来按按看……”

 

 

 


弗朗西斯:“……让我们有请今天的第一位上场嘉宾。有请。”




 

拉门缓缓打开。


不急不缓地朝场上走来的,是一个有着漂亮面容的东方人。他也穿了一身正装,白色的衬衫搭着咖啡色的马甲,勾勒出他纤细的腰身。乌黑而柔软的长发被束在脑后,柔顺地垂落。白玉一般的脸颊上,他的眼睛像是刚刚融化的金色蜂蜜。


 


 

亚瑟不由地惊叹了一声:“我天!他真好看!——你干什么??”他一把拉住了基尔伯特准备往灯上拍下去的手。


“我靠你干嘛拉着我??本大爷要爆灯!”


“不行!!让我爆!!”


“你给我起开!”


就在两人扭成一团争执间,听到“啪嚓”一声。

 

 



弗朗西斯:“啊,嘉宾都还没有走到台上,一号罗维诺就爆灯了。”


 


 

亚瑟:“???你不是要午睡吗???”


罗维诺:“我现在不想睡了。”


基尔伯特:“不!你想!”

 

 


令人眼前一亮的来场嘉宾才刚刚走到台上,在弗朗西斯身旁站定,弗朗西斯就看着他低笑了一声:“你说我们今天像不像穿着情侣装,还有着情侣发型?”


身边的人也跟着轻轻地笑了起来:“这么说来倒是有点。”

 

 



亚瑟:“这个主持人在干嘛???”


基尔伯特:“我日!他是在撩他吗?”


罗维诺:“还能不能有点职业操守了??”


亚瑟:“不过他笑起来真好看……”


基尔伯特:“靠!还不是你害的,不然爆灯的就是本大爷了!”

 

 



弗朗西斯:“那请你做个自我介绍吧。”


王耀:“大家好,我叫王耀。现在在国内某大学任教,从事文学方面研究。”


弗朗西斯:“文学吗?怪不得这么有气质。其实我也挺喜欢读诗书的。你知道我看到你的第一眼,想的是什么吗?”


王耀转向他:“什么?”


弗朗西斯:“原来‘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这样的美人是真的存在的。”


王耀看着他,轻轻地眨了一下眼:“庄姜可是女子。”


弗朗西斯:“有的美无关性别。”他看着王耀停顿了一下,而后道,“比如你。”


王耀看起来有点不好意思:“谢谢。”

 

 



罗维诺:“这撩的是不是有点太明目张胆了???”


亚瑟:“我要举报!主持人居然妄图利用职务之便泡嘉宾!”

 

 



弗朗西斯:“好了,接下来让我们看看三位弟弟有没有什么想和嘉宾说的。”


他话一出口,三个弟弟都立刻举起了手。


弗朗西斯:“那就按照顺序,首先一号罗维诺的弟弟,费里西安诺。”

 

 



费里西安诺:“嘉宾长得真的太好看了。我一看到你就知道你一定是我哥哥的菜,果然你没走出几步他就爆灯了。是这样的,我哥哥除了少数的几个缺点之外没什么别的毛病,希望你能够关注一下他,他也就是脾气坏、爱偷懒、喜欢睡觉、不喜欢收拾东西……”


 


 

罗维诺:“???”


基尔伯特在一旁幸灾乐祸地大笑:“你弟对你的认识还挺透彻的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罗维诺迅速拨通了内线。


费里西安诺才拿起电话机,话筒里就立刻喷出了罗维诺的声音:“笨蛋弟弟!!!你别说缺点了!你倒是说一下我的优点啊!!!”


费里西安诺:“……”


罗维诺:“……”


费里西安诺(小声):“……哥哥,你稍微等我想一下……”


罗维诺:“???”我的缺点你倒是张口就来???


基尔伯特在一旁狂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亚瑟也情不自禁地为费里西安诺竖起了大拇指:“不愧亲弟!”

 

 



弗朗西斯:“那接下来是二号,基尔伯特的弟弟,路德维希。”



基尔伯特:“给你们看看,真正靠谱的弟弟是什么样的!”


 

路德维希:“是这样的,我听嘉宾说,你现在是在大学任教,然后研究领域又是文学方面的,看起来性格也比较内敛沉稳。不知道你介不介意,就是我哥哥他……有点闹腾。”

 



 

亚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闹腾’,你弟挺会选词的啊!”


基尔伯特:“???什么叫‘闹腾’,路德你不能说‘活泼’吗???”


罗维诺补刀:“我觉得你弟和我弟水平半斤八两。”


亚瑟继续补刀:“你弟果然真实靠谱!”

 


王耀:“我觉得要分场合吧,一起玩的时候我也会希望对方能放得开一点。”

 



基尔伯特:“啊!他就是喜欢我吧!”


亚瑟:“我看你比较需要午睡一下醒醒脑子。”


罗维诺把毯子递给他:“我觉得你比我更需要它。”

 



王耀又接着道:“但是我也希望他在该静的时候能静的下来。我也喜欢有的下午安安静静地泡泡茶看看书。”

 

 

亚瑟:“喜欢喝下午茶!这绝对和我最合拍啊!”


罗维诺:“他喝茶的时候,我可以在一旁安安静静地午睡,这样不是也很美好吗?”


基尔伯特:“那我也可以——”

 

 

弗朗西斯:“其实听你说这些,我觉得我们可能也很搭……”


罗维诺&基尔伯特&亚瑟:“我靠!又有你什么事???”

 

 

弗朗西斯:“最后,听听三号亚瑟的弟弟阿尔弗雷德有什么想说的。”


 

亚瑟:“阿尔!是时候展现你真正的力量了!”

 


阿尔弗雷德:“其实我觉得吧,嘉宾真的很优秀。说实话,我觉得我哥哥配不上你。”


 

亚瑟:“???”

 


阿尔弗雷德:“我哥虽然长得不算丑吧,但是眉毛特别粗,我觉得你不会喜欢那种长相的。还有,我想问一下嘉宾希望另一半会做饭吗?我想告诉你,我哥在料理界的成就完全是毁灭性的。”

 

 

亚瑟:“?????”


罗维诺和基尔伯特笑倒在节目组又丑又硌的座椅上。

 

 

王耀:“我自己平时挺喜欢料理的。所以其实还是比较希望另一半能够和我一起做做料理这样……”

 

 

阿尔弗雷德:“所以我觉得比起我哥,可能还是我更适合你。 我是真心的!我虽然厨艺不是很好,但是我愿意跟着你学,我不会像我哥那样煮个蛋都能炸厨房,我觉得我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并且我还挺能吃的,你做什么我都会愿意吃光。”


 

亚瑟:“???????”


罗维诺和基尔伯特在观察室里情不自禁情非得已地鼓起了掌:“多么感人肺腑的表兄弟情!”

 

亚瑟拨打了内线电话。


他看到台上阿尔弗雷德手边的电话才响了一声,就被阿尔弗雷德眼疾手快地拔掉了电话线。


阿尔弗雷德:“不要理他,我们继续。”

 

 

亚瑟:“???????????”

 

 

弗朗西斯:“费里西安诺又举手了,好像有什么想说的。你说吧。”


费里西安诺:“其实说到料理,我哥哥手艺还不错的。他会做意大利面和披萨。另外想问一下你喜欢番茄吗?他对于番茄相关的料理最拿手。”


王耀:“喜欢。”

 

 


罗维诺:“!!!你们听到了吗?他说他喜欢我!!!”


亚瑟:“你清醒一点。”


基尔伯特:“这个毯子还是还给你自己用吧。”

 



 

费里西安诺:“……我还有一点话想说。是这样的,嘉宾。其实,我在看到你的第一眼,就只是第一眼,早在我哥哥按下爆灯之前,我就已经感觉对你心动了。然后刚刚说到料理,我觉得我在料理方面还挺出色的,意大利菜我基本上都能做……因为今天的驻场嘉宾是我哥哥不是我,所以我一直在想要不要说出口,但是我觉得我实在是太心动了,我忍不住……对不起,哥哥。”

 

 

这次轮到罗维诺满脸问号了:“???”



他立刻又一次拨通了内线。



台上费里西安诺手边的电话再一次响起了。



费里西安诺:“阿尔,你能教我一下这个电话线怎么拔吗?”



罗维诺:“??????”


 

基尔伯特:“我觉得我可以做一个弟弟靠谱杯的获奖感言了。”

 

 

没找到拔下线头的正确方法的费里西安诺最后只能小心翼翼地接起了电话:“喂,哥哥……”


“你还知道我是你哥!!一会儿节目结束了你自己一个人回家吧!”


“可是哥哥……今天是我开车载你过来的,我回去了你怎么办啊?”


“……”

 


 


弗朗西斯:“场上嘉宾和假如的互动就到这里告一段落了。看来场上的三个弟弟对嘉宾都还比较满意。那么,接下来由嘉宾选择想和哪两位哥哥在场上再做进一步直接接触。”

 

 

罗维诺:“还好我爆灯了,起码能见一面了。”


基尔伯特:“我估计我也能有戏。‘闹腾’也总比‘粗眉毛’和‘毁灭性料理成就’强。”


亚瑟:我那个时候为什么要找阿尔!我恨!!

 

 

这个时候,王耀却是忽然开口道:“其实我今天,是专门为了一个人来的。”

 


基尔伯特突然激动:“一定是我的粉丝!我是酒吧驻场!!他一定是在酒吧里被我迷人的歌声打动的!”


亚瑟:“……你是真不知道你的歌声有多折磨人吗?”


罗维诺:“王耀有没有被你的歌声打动我不知道,反正我在准备室是被你的歌声打倒了。”


亚瑟补刀:“我觉得用‘击毙’更合适。”


基尔伯特:“???你们一定是嫉妒!!!”

  

亚瑟:“我觉得他说不定是在医院里见过我,又或许是我在做线上咨询的时候被我渊博的医学知识和翩翩的绅士风度折服了……”


基尔伯特:“罗维诺,把毯子给他盖上。”

 

  

王耀:“那个人,其实不是今天的嘉宾。”

 


罗维诺&基尔伯特&亚瑟:得,直接出局了。

 

 

阿尔弗雷德迫不及待的大喊:“我愿意!!!”

 

王耀:“我已经定好了今晚的餐厅,希望他能和我一起共进晚餐,因为我知道他和我一样喜爱美食……”

  

阿尔弗雷德:我靠喊早了……

 

就在费里西安诺因为过分的惊喜呆愣了一下,正组织着措词要答应的时候,听到王耀说完了后半句:“所以,你愿意吗,波诺弗瓦先生?”

 

“乐意至极。”弗朗西斯看着他笑起来,而后牵起他的手,弯下腰去在他的手背上亲吻了一下,“我的荣幸。”

 

 

罗维诺&基尔伯特&亚瑟&费里西安诺&路德维希&阿尔弗雷德:???还有这种操作???

 

 

 


节目播出的第一个晚上,著名主持人弗朗西斯就在自己的公众账号上公开了自己的恋情。

 




 

 

 

最近在我外婆家,天天陪我外婆看相亲节目有的脑洞。


感觉仏仏一直在我笔下做配角,也要让他得逞一回叭。

 

写得真的很沙雕()我都不好意思发()

评论(39)

热度(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