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九

英厨耀厨
主食朝耀

▼忙于学业的老年人
△暴躁网民本民

封面是草哥的元旦点图
头像来自爻井太太

【朝耀】是我太软弱[番外]

※朝耀,涉及仏耀(结局朝耀所以不打仏耀tag了)

※弗朗西斯视角

 

正文点我


 

我第一次见到王耀的时候,是在大学的图书馆。


他安静地坐在靠窗的位置,半低垂着脸,只露出姣好的侧脸弧线。


我走过去低声询问他对面的座位是否有人。他侧过脸来望向我。眉眼像是从山水画里走出来的美人。


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我是有心想追他的,但是他在感情方面出乎意料的迟钝。


我经常约他吃饭,约他去图书馆,不见面的时候在手机上找他聊各种各样的话题,还会在语言间旁敲侧击的试探。他很少拒绝我的邀约,有时候还会主动找我,我们彼此越来越熟悉,只是对于我的试探,他从来没有做过任何相应玩笑般的回应。


我一开始在想他是不是故作不明白,但是渐渐地我发现他是真的不明白。他对于所有人若有若无的示好都只会理解为友谊上的好感。相处的久了我慢慢地发现,他对自己的要求很高,并且自视甚低。他大概是觉得别人很难会喜欢上他。


我很想告诉他,其实并不。


他不是那种在人多的场合可以谈笑自若的自信又活泼的性格,但是他认真而内敛,做事的时候严谨而有条理,平日里待人温和而带着合乎礼貌恰到好处的体贴,和他独处的时候,哪怕什么也不说,也能让我觉得轻松与安心。


如果说一开始和他搭话只是因为他的容貌,那么后面我就是渐渐地被他的性格所吸引。


他却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对于别人的吸引力。


我没有点破。


倒不如说我乐于见得他这种迟钝。现在的情感很少有人会直截了当的表白了,大多是一种水到渠成。大多数人在抱着一种试探性的心理向他示好而得不到相应的回应之后都悄悄地放弃了。我曾听有人提起过他,说他是难以追求的高岭之花。但是他们大概不知道,不挑明的心意其实很难传达到王耀的心里——他不是有意以回避来拒绝,而是不知道他们需要他在这方面的回应。


所以,我一直在盘算着什么时候挑明。


我感觉王耀可能对恋爱没什么兴趣,就他那样内敛的性格,自然是不可能直接把对别人的心意说出口的,但是在平时的相处中,我也从来没有见过他对任何人有过恋爱方面的兴趣。连我室友,那个光凭容貌和气度就能令许多人一见钟情的学院男主角亚瑟,也不能引起他的注意——我在聊天时曾经提起过亚瑟,但是王耀只是搭了几句话,便任凭我们的对话走向其它话题了。还有一次期末的时候,我约了他们一起在图书馆复习,我因为临时有事不得不先离开,结果那天晚上我回了寝室之后,亚瑟有点讪讪地问我,我的朋友是不是不太喜欢他,因为我走了之后,他们在图书馆待了一下午,两个人之间愣是一句话没说——王耀连走的时候都只是对他礼貌地点了点头。万人迷亚瑟难得吃瘪的一个下午。


我没有想到,他对其他人示好的于视无睹和对恋爱方便没有展露出对任何人有兴趣,是因为他一直暗恋着一个人。他的眼里只有那个人,所以再也看不见其他人。


我是有一天假装无意地问起,他是不是有喜欢的人。


他迟疑了很久,最后慢慢地点了一下头。


那个时候我们已经认识一年多了。对于他这种对感情小心而内敛的人来说,对我承认他有喜欢的人,是对我最大的友谊和信任。我没有问那个人是谁,并且很快转到了另一个话题。我能察觉到他松了一口气。


我知道那个人不会是我。


他不是会当面表明心意的那种性格。在他对我稍稍表露出一点内心的同时,也意味着我被划入了朋友的队列,在爱情上早就出局。他对于感情太笨拙太小心翼翼,只会默默地守着自己的那点小心思,像是在黑暗中逆风而行的人,小心翼翼地守着手里的那一点微弱的烛光。


我其实已经做好了那几天找机会和他挑明心意的打算。


在他那天承认自己有喜欢的人之后,我一个人想了很多。


我想那个人会是谁呢,我想了很多和他走的比较近或者只是相识的人,怎么想都觉得每一个都不像。我想象不出他会默默地悄悄地暗恋着一个什么样的人。同时也是因为他平时实在是掩藏的太好了。没有任何蛛丝马迹让我可寻。


我还想,我还要不要按照原计划表白呢?


像他这样的人,大概很难拒绝直截了当的表白。尤其我们现在走的这么近。


但是我最后还是不忍心辜负他对我在友谊上的真挚与信任。我只能悄悄地把自己重新定位在了好友的位置。我们也确实做好友做了这么久。


或许我们还是更适合做朋友。


后来我获得了一段新的恋情。对方是一个温柔而体贴的人,我们感情也很好。我对我们的现状非常满意,大概过不了多久我就会找机会向她求婚了。


而王耀,却一直是一个人。


我有时候也会好奇,他是还在喜欢着那个人吗?


都已经大学毕业三年了,他还在悄悄地单恋着吗?


那个人到底是谁呢?


我因为出差去了一趟英国,在那里我碰到了久别的大学室友亚瑟。他还是一如既往走着男主角路线,浑身上下都依旧在闪闪发光。我们是在聊天的时无意间聊到恋爱话题的。在我提起我现在的女友和顺利的恋情之后,亚瑟说那真是太好了,他说他大学的时候甚至一度怀疑我暗恋他。


我满脸黑人问号并且毫不客气地一脸嫌弃地翻了个白眼。


他解释说因为他大学的时候经常会收到匿名邮件和匿名礼物。但是匿名邮件里的有些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尤其是他有的家里的事,除了我以外没有人知道——因为我们同寝,他有时候打完了电话会和我说几句。


他说那些坚持了这么久的匿名信件又温柔又体贴,让他还有点心动,但是一看到我本人就什么想法也没有了。


我真的和他说话翻白眼能翻上天。


同时,一个猜想悄悄地浮上了我的心头。


也就是说,写匿名信的人,大概和我很熟识,并且会让我毫无防备地提起亚瑟的事情——那就一定是一个,让我觉得他对亚瑟没有兴趣的人。


我忽然想起来,在我和王耀相识于图书馆的那个下午,我问王耀要联系方式的时候,他几乎没什么犹豫地给了我。而之后,我见过很多人王耀客气而有礼地拒绝不相识的陌生人的搭讪。


我还记得我和王耀刚刚认识不久的时候,我向亚瑟提起过他。亚瑟说他尽管不认识没什么接触,但是知道他,他们来自同一所高中。他在王耀高一入学那一年做高年级代表发表致辞的时候,王耀是新生代表。


但是之后,亚瑟告诉我,他试着给那个匿名邮箱发送了邮件,但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我想,难道是我想错了吗?


就在前两天,亚瑟告诉我,他的好友要举办婚礼了,他被邀请为伴郎。那是亚瑟大学时期的好友,前两年和亚瑟一起去了英国发展,准确地说,是我和亚瑟大学时期共同的朋友,所以我也收到了邀请函。


我在茶水间碰到王耀的时候,怀着试探的心理告诉他说是亚瑟要结婚了。出乎我的意料,他没有大惊失色或者流露出任何与平时不一样的表情,而是非常自然地搭着我的话说,是吗?


我本来打算在他大惊失色后告诉他,我只是开个玩笑,知道他的心思我就可以试图撮合一下他们。但是他的反应实在是让我挑不出一点可疑之处,我便也没有纠正这个对他而言没有任何差别的无聊的新郎玩笑。


我没有想到他会有勇气去英国告白。


那样一个,对待情感笨拙而小心,内敛而安静的人,会有勇气公开说出我喜欢你。


我看到亚瑟温柔地亲吻他的侧脸。


旁边的新郎新娘还有教堂门口的客人,都善意地笑起来,甚至还有鼓掌的。


那张初见时就令我怦然心动的侧脸,终于收获了王子的亲吻。


 

 

 

仏仏一开始的定位其实就不是助攻。

(可能是因为我从来没有写过仏耀。)

并且这也不是一个双向暗恋的故事。


评论(2)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