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九

英厨耀厨
主食朝耀

▼忙于学业的老年人
△暴躁网民本民

封面来自海海
头像是柚柚子给我画的
爱她们❤

【all耀】曼蒂斯镇谋杀案[03]

※推理剧情主线。

※本章涉及cp:米耀,朝耀,西耀

※角色死亡有。注意避雷。

【01】

【02】


“这笔钱对于像布拉金斯基先生这种富裕的商人来说,用于投资显得太少了,”我说,“而且装在信封里……我感觉有点像差遣费之类的。”

“这么丰厚的差遣费吗?”安东尼奥看起来有点吃惊,“会是让对方做什么事情呢?”

“不清楚。”

这时候书房门被敲响了。

管家打开门走了进来,他看起来有些局促,眼珠不安地转动着。

“瓦尔加斯先生,请坐。”我说道。

他闻言顺从地在座椅上坐下了,但是依旧紧张地绞紧了手指。

“放松点,”安东尼奥安抚道,“我们只是想了解一下情况。”

他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表现地过于紧张了,立刻松开了绞在一起的手指。

这个意大利管家有着一张迷人的脸庞——充满了不具备任何攻击力能够令人心生亲近的魅力。但是并不那么熨帖的领结和褶皱的袖口,无一不显示出它们的主人在自己的职位上并非出色。

“布拉金斯基先生遇害的那段时间你在做什么?大概九点二十到九点三十的时候。”我问道。

“我在自己的房间里给我弟弟写信。”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低垂着看着地板。

“你经常给你的弟弟写信?”

“是的。”

“一会儿方便给我们看一下你今晚写的部分吗?”我这样问道。

他很明显没有想到我会问的这么仔细,他张了张口,半天才支支吾吾地说:“我、我对今天写的部分不是很满意,就、就当做失败的草稿烧掉了……”

我注意到他说的是,“烧”掉了,而并非“扔”掉了。

“你今晚一直在写信?”

“是的,警官。”他顿了顿又说,“不过,我有在贝什米特先生来访的时候去迎接他,以及在他走的时候送他出门。”

“贝什米特先生来访大概是在什么时间段?”

“他大概八点多到的,离开时的时候是九点左右。”

“他平时来访的频繁吗?”

“非常频繁。因为离的很近,他和布拉金斯基先生又是关系非常好的朋友。”

“他们昨晚相处的怎么样?”

“这恐怕我不太清楚。他们平时相处的非常融洽。不过……”他犹豫了一下,说,“贝什米特先生走的时候,我感觉他看起来有点不安。”


“贝什米特走后,布拉金斯基先生就一个人待在会客室里吗?”


“是的。他说他想一个人坐会儿,还吩咐我们不要进去打扰他。”


“能和我描述一下,你和王先生发现案发现场的经过吗?”

“就……我在房间里的时候,听到铃响了——大门有机关连到我房间的挂铃,门打开的时候挂铃就会响。我知道是王先生回来了,就赶紧去门口迎接他。他问我布拉金斯基先生在哪里,我回答说在会客室。我们就一起走去了会客室,谁知一打开门,就看到布拉金斯基先生倒在地上,身上都是血……王先生赶紧过去查看布拉金斯基先生的状况,同时让我马上报警……后面就是我打电话请你们过来了。”

“布拉金斯基先生和王先生平时相处的怎么样?”

他好像有点吃惊我问这个问题:“他们感情很好。只是王先生不太喜欢布拉金斯基先生喝酒,说那有害健康。两人在其他地方几乎没有什么争吵。”

“你是说,布拉金斯基先生酗酒?”

“是的。”

“他酗酒多长时间了?”

“挺久了……我开始在这边做事的时候就这样了。”

“你在这边做事大概有多久了?”

“差不多大半年了。”

我想了想,最后问道:“最近家里有发生什么特殊的事情吗?”

他非常明显地偏移了一下目光:“我想没有。”

“我想问你的大概就这些。请比奥金小姐进来一下吧。”

我感觉到管家在站起来的时候,非常明显地松了一大口气。

 

 

比奥金小姐是一个看起来精练能干的姑娘。她比起刚刚的管家表现的更加落落大方。

她的陈述和刚刚王耀和瓦尔加斯说的并没有什么冲突。按照她所说,在基尔伯特走后,布拉金斯基先生就一个待在会客室里。案发那段时间,她一直在客厅整理打扫,可以肯定没有任何人从正门进来过。因为任何人从正门进来,都会先进入客厅。

当我询问她在打扫的时候,是否有注意过玻璃柜里的刀缺失时,她说她在擦拭柜子的时候,那把刀就已经不在玻璃柜里了。


 

 

我和安东尼奥回到客厅的时候,客厅里只有主仆三人。

“柯兰克先生和贝什米特先生还没有到吗?”我问道。

“柯兰克先生说他马上就过来。从柯兰克先生家里到这边大概二十分钟路程,应该快到了。”管家回答了我,“不过贝什米特先生的电话我没能打通,一直无人接听。”

“家里最近有什么访客或者和布拉金斯基先生见面比较频繁的人吗?”我又问道。

“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访客。”王耀说,“费里,把你的访客记录册拿来。”

“好的,先生。”

管家从他的房间里取来了一个小册子,里面记录了每天来访的客人和大概的时间。这是管家为了准备招待宾客用的。

近期的访客只有一直往来的比较频繁的贝什米特先生和柯兰克先生。

我还在册子上看到了自己的名字。我前几天刚刚上任,镇上重要的几家安东尼奥都带我登门拜访了。

“或者有收到什么平时不联系的人的信件吗?”

“伊万的姐姐前两日有来信。”回答我的是王耀,“他们以往几乎没有任何信件往来。”

“他的姐姐?”

“是的,好像是叫冬妮娅。他和家里关系不是很好,很少提起家里人。所以我也知道的很少。”

“信里都说了些什么?”

“这我不太清楚,警官。我并没有看那封信。但是应该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内容,伊万看了那封信之后脸色很差。”

“不过布拉金斯基先生很快就给他的姐姐写了回信。”比奥金插话道,“那天他还让我把回信拿到邮局去。信件比普通的都要厚重一些。”

“家里最近还发生过什么其他事情吗?”我再一次抛出了这个问题。

我注意到女佣和管家都不自觉地眼神转向王耀,他们看起来有点莫名的紧张。

“我并没有注意到有什么特别的事情。”王耀这样答道。他的表情未变,那玻璃珠一样透亮美丽而冰冷的眼珠转都没有转动一下。

“我也是。”

“我也不知道。”

女佣和管家也跟着纷纷表态。

这主仆三人一定隐瞒了些什么。可能就是在布拉金斯基死后,在我和安东尼奥赶到之前,他们就什么事情达成了一致。

就在我盘算着如何再追问下去的时候,门口传来了门铃声。

来人是布拉金斯基家的律师——亚瑟·柯兰克。

柯兰克是个身姿挺拔,面容英俊的英国人,有着一头金色的短发和一双绿宝石一般的眼睛。

我注意到在管家带着他走进客厅的时候,他第一眼就看向了坐在沙发上的王耀。

不过他很快把目光转到了我和安东尼奥身上:“两位警官晚上好。请问布拉金斯基先生是出什么事了?”

 

评论(15)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