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九

英厨耀厨
主食朝耀

▼忙于学业的老年人
△暴躁网民本民

封面是草哥的元旦点图
头像来自爻井太太

【all耀】曼蒂斯镇谋杀案[02]

※推理剧情主线。

※本章涉及cp:米耀,西耀,朝耀

※角色死亡有。注意避雷。

【01】

我注意到会客室不只正门一个入口,会客室靠外的那面墙做成了巨大的落地玻璃窗。推开玻璃移门,会客室从这儿通往后院。

前后院被宅子割开,所以并不相连。后院也和前院一样围着铁栅栏,不过也同样有门可以出入。

“这扇门平时都是锁着的。”王耀说,“我们基本上不从这里出入。”

“这扇门的钥匙也是只有布拉金斯基先生和管家才有吗?”我问道。

“不。”他回答道,“这扇门的钥匙只有伊万有。”

我发现后院的铁栅栏并不是完整的围成一个圈的,有个缺口——那边只围着很矮的木篱笆,缠绕着一些植物藤蔓:“那边是通往哪里的?”

“哦那边直接通往基尔伯特家的后院。上面是我种的蔷薇花,春天开花的时候会很漂亮——这样我们两家都可以欣赏到。”

“听起来你们两家关系很好。”

“是的,伊万和基尔伯特曾经在一个军队里服役,他们有着非常深厚的友谊。伊万做生意的时候,基尔伯特不仅投资了部分资金还帮了他许多忙。其实是我们先在曼蒂斯小镇定居的,基尔伯特是来拜访了我们之后才跟着在我们家隔壁住下的。”

我们回到会客室之后,我在伊万的口袋里找到了一串钥匙:“后门的那枚钥匙在里面吗?”我问王耀。

他立刻指了出来:“这一枚。”

“如果说后门唯一的钥匙就在伊万身上的话,那凶手是怎么进入房间的呢?”安东尼奥有点困惑地问道。

“现在还不好说,”我说,“不过调查之后总会知道的。”

“我想对事件相关的人员一一进行盘问,不知道能不能借用一下书房?”我向王耀问道。

他半垂下长长的眼睫毛,灯光打下的阴影落在他苍白的脸颊上:“当然。”

“还要有劳管家请柯兰克先生还有贝什米特先生过来一趟。”

在王耀去和管家交代的功夫,我走进了就在会客室隔壁的书房。我打量了一番这个书房,没发现什么特别之处,就想简单翻看一下抽屉。令我意外的是,在我拉开书桌右侧第一个小抽屉的时候,我看到里面有一个鼓鼓囊囊的信封——里面装满了大面额纸币。

安东尼奥很明显也有些震惊:“布拉金斯基先生习惯在家里放这么多现金?”

“信封很新,”我说,“一定是这个家里最近有什么事要用。”

“会是什么事呢?”

我原封不动地把信封放了回去:“一会儿问的时候先别提这个信封。”

安东尼奥有点不明所以——看来他一直在这个只有琐事需要处理的小镇办案,尽管他的确是个热情善良的好警官,但是在某些方面的确表现的很不足——不过他还是说:“我听你的。”

“不过这个案子真的好奇怪啊,”他说,“按照布拉金斯基宅子的布局,从正门进去就是大厅,大厅左侧是会客室和书房,右侧是他们和女仆管家的卧室。要走进会客室只能从正门穿过客厅——但是这边的会客室的门是锁着的。或者从后门穿过后院,可是后门又是锁着的……这样的话,最大的嫌疑犯就是除了布拉金斯基先生以外,唯一拥有会客室门钥匙的管家了。”

就在安东尼奥说着的时候,书房的门被敲响了。来的人是王耀。

“费里西安诺在给他们打电话了。”他说,“要开始盘问了吗,从谁先开始?”

“从你,先生。”我说,“请坐吧。”

他关上门,在书房的椅子上坐下。

安东尼奥看起来还有些不放心他的状态,低声安抚了他几句。

“你说你今天晚上在柯兰克先生那边,对吗?”我问道。

“是的。”

“你出门的时候,大概是几点?”

“差不多七点多一点,因为从这儿到柯兰克先生那里差不多有二十分钟的路程,我和柯兰克先生约了七点半见面。”

“所以你大概是九点半从那边出发回家的?按照你之前的说法,你是九点五十到家,在会客室门口发现门锁着,管家取来钥匙打开门之后发现布拉金斯基先生遇害了,是吗?”

“是的。”

“你离开家的时候,有什么反常的事情吗?”

“并没有,和平时一样。”

“你在柯兰克先生那儿都和他大概聊了些什么内容?”

“……这和案子有关吗?”

他的脸看起来美丽而苍白,像精致而毫无生气的人偶一般冷冰冰的。一双漂亮的琉璃色玻璃珠一般的眼珠冷冷的看着我。

“这可能会与案件有关,”我回答道,“我觉得我们有必要知道。”

他抿紧了嘴唇,然后说:“大概关于投资。”他说的含糊而宽泛。

“你们花了整整两个小时谈论投资?”我追问道,“你经常在柯兰克先生家里待这么久谈论事情吗?”

“是的。”他冷冷地说,“柯兰克先生是我和伊万的律师,我经常找他商量事情。请问这有什么不妥的吗?”

“没有。”我只能这样回答,“我还想请问一下最近家里有没有什么发生特别的事情?”

他回答的很快:“我想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

“管家和女佣平时和布拉金斯基先生相处的怎么样?”

“如果你觉得他们中任何一个是凶手的话,我只能说一定是哪里弄错了。”王耀说,“贝露琪是一个勤快能干的好女孩,平日里几乎挑不出任何毛病,伊万对她非常满意,给她加过几次薪水。至于费里西安诺,尽管他做事有时候有点笨手笨脚的,但是没出过什么大的纰漏,更重要的是,他很善良,他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

“好的,我大概了解了,如果后面还要什么地方要询问的话我会再找你的。另外,能让管家过来一趟吗?”

在王耀走出房间后,安东尼奥说:“抽屉里的钱会是用来投资的吗?”

我摇了摇头:“我觉得不像。”

 

 





评论(5)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