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九

主食朝耀 希望他们结婚

是双担 他们两个都很可爱



封面是草哥的元旦点图
头像来自爻井太太

【朝耀】小皇后[01]

※朝耀only

※异大陆设定

15岁小亚瑟和7岁小小耀的故事,不会很长

 

 

 

当嵌着彩色琉璃窗的精贵四轮马车驶入王宫时,亚瑟的骑马课刚刚结束。

 

印着王室标志的黑色及膝长马靴踏在青青草坪上。

 

他远远地看着那辆马车驶过,用戴着皮手套的手摘下自己的头盔交给一旁的男仆。被汗水沾湿的金色短发有几缕不听话地粘在前额上。

 

他的陪读——堂弟阿尔弗雷德琼斯很明显注意到了他的视线,他吹了个口哨:“那辆马车上载着的就是我们尊贵的未来皇后吗?”

 

“很显然。”亚瑟说这话的表情有点漫不经心。

 

“毫无疑问,阿尔。你没注意到我们的王子殿下今天一下午的骑马课都心不在焉的吗?”他的另一位陪读,财政大臣的长子弗朗西斯波诺弗瓦挑了一下眉。

 

“我没有。”亚瑟冷淡的表情纹丝不动。

 

“哦得了吧,你今天一下午都在偷瞄皇宫主道,别以为我没发现。”

 

“……你看走眼了。”

 

三人说话的时候,有男仆走上前来:“亚瑟王子,国王和皇后请您尽快去国王宫殿偏殿。”

 

阿尔又一次戏谑地吹了个口哨:“哇哦,未来国王和未来皇后的历史性会晤。”

 

未来国王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亚蒂你就穿这身去和人家见面吗?小心人家嫌弃你哦!”

 

“你闭嘴吧!”

 

 

 

 

 

 

“抱歉,”亚瑟才踏进偏殿就道,“刚刚下课没来得及去换身衣服。”

 

“没事,过来吧亚蒂,”皇后说话的语气很温和,“今天也就是让你们见个面。”

 

他几步走近了之后,听到国王向他介绍道:“亚瑟,这是王耀。”

 

还穿着骑马装束、身上因为一下午训练而汗涔涔的亚瑟,于是在国王宫殿偏殿第一次见到了他未来的小皇后。

 

他很早就知道自己未来的皇后已经有了人选。对方是南方王家现任当家的长子。这是他的父王和母后为了稳定国内形势作出的重要决定。因为南方王家离皇城很远,马车也要十几天的路程,所以他们此前从未见过面。还是因为近期一段时间以来,南方隐隐有谋乱的声音传入王都,为了防止流言蜚语引发南北方的内乱,才提前让王耀来到王都。

 

他对自己的婚约对象有过无数猜想,不过都没想到过对方会……会这么小。看起来就像迷你size的蒸粉团,小小的,还粉粉的,软糯糯的。

 

他半蹲下来与他平视,摘下了右手皮质手套,朝他伸出了手,少年的手指修长而指节分明:“你好,我是亚瑟·柯克兰。”

 

小粉团鎏金的眼眸软软地看着他,然后轻轻地抓了一下他的手,又很快收了回去:“王耀。”不但小手凉凉的,软乎乎的,连声音也是糯糯的。

 

……亚瑟感觉自己的心都一下子化了。

 

 

 

在带着王耀去自己现住宫殿的路上,亚瑟不断拿眼角余光偷偷瞟身边规规矩矩走路的小粉团。

 

小粉团认认真真走路的样子都看起来软糯糯的。

 

乌黑而柔软的半长发在他脑后扎成一个短短的小辫,随着他走路小幅度地一晃一晃。

 

他放缓了自己的步子,让王耀迈着小短腿也能正好跟上他的速度。

 

“我先带你去我的宫殿。你以后就要跟我一起住在那里了。我先带你熟悉一下那边,王宫的其他地方我后面再带你认识。”亚瑟说完,又放柔了声音添了一句,“这样可以吗?”

 

小粉团用软软的声音说,好。

 

又走了一小段路后,一直不断偷瞄小粉团走路的王子终于忍不住道:“这边到宫殿还有一段距离,你走这么远可以吗?要不要我抱你?”王子心里充满了抱小粉团的跃跃欲试。

 

不过很遗憾他被拒绝了。

 

小粉团抬起脸望向他,表情非常认真:“谢谢殿下的好意。不过我可以自己走的。”

 

王子不甘心地挣扎着:“那让我牵着你走,好吗?”亚瑟敢打赌他这辈子都没有用过这么温柔如水的声音说话。他同时用尽全力让自己看着王耀的眼神充满了善意和关怀。

 

小粉团犹豫了一下,还是慢慢地朝他伸出了小手。

 

他的手小小的,软软的,被亚瑟握在掌心里。

 

 

 

 

 

 

在牵着王耀简单地逛了一下他的宫殿之后,亚瑟和王耀在会客厅的沙发上坐下了。

 

虽然在亚瑟体贴地问他有没有走累的时候,王耀很乖地说自己没有,亚瑟还是感觉不应该让只有七岁的小团子走太多路。

 

小小只的王耀坐在亚瑟身边,像是被放在沙发上的娃娃,一双小短腿够不着地面,但是双手放在并拢的双膝上,坐姿非常乖巧。

 

有女仆端上了红茶和点心。

 

亚瑟微微皱了一下眉:“把红茶换成牛奶。”

 

——很明显七岁的未来小皇后还没到喝红茶的年龄。

 

在女仆端起其中一杯时,亚瑟又说:“两杯都换掉。”

 

王耀有些诧异地抬起眼看了一眼身边已经换上了常服的王子殿下:“谢谢殿下,但是您不必……”

 

很明显,王子平时是喝红茶的。只是为了陪他才一起喝牛奶。

 

“没关系。我也喜欢牛奶。”亚瑟虽然还是少年,但是面容已经隐隐展现出了成熟后会有的英俊,他望着他的眉眼非常温柔。

 

很快两杯牛奶被端上了茶几。

 

亚瑟看着王耀用软乎乎的小手捧起精致的金边陶瓷杯,凑到嘴边小小地抿了一口。他敏锐地察觉到王耀喝了一小口之后微妙地停顿。尽管他的小团子又乖又懂事地什么也不说。

 

“你平时喜欢加蜂蜜还是方糖?”

 

他应该想到的,小孩子喜欢甜牛奶。

 

“我可以和殿下一起喝纯奶的。”

 

他的小粉团认真说自己可以的样子也很可爱。

 

说出来的内容很成熟,说话的嗓音却又甜又糯,带着一点奶气,看着他的大眼睛里仿佛有融化了的金色蜂蜜软软地在眼瞳里流转。

 

“拿点蜂蜜过来。”他这话是对着女佣说的。

 

“……谢谢殿下。”

 

“饮食上有什么喜好可以尽管告诉我。一会儿晚餐你想吃什么?”

 

“我没什么忌口的,殿下。”

 

啊,又出现了,这种粉嫩嫩的小脸上一脸认真的可爱。

 

亚瑟真的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勉强忍住把他按在怀里揉脸的冲动。

 

 

 

 

 

 

当天晚上的主食是按照宫中食谱惯例的羊排。

 

小粉团在晚餐中也表现地很乖巧。他吃的不多,但是男仆端上来的每一道餐点,他都会拿起刀叉适量地吃一二口。

 

在王耀坐在加高的天鹅绒坐垫扶手椅上,软乎乎的小手抓着银质刀叉,努力了半天也没能把羊排切下一块的时候,坐在长桌对面的亚瑟已经将自己盘子里的羊排全部切成了小块,示意站在一旁的男仆调换两人的餐盘。

 

“谢谢殿下。”

 

其实这种事情让下仆来做就好,但是亚瑟还是亲力亲为了。

 

“这没什么。希望今天的羊排能合你的口味。”

 

亚瑟看着小粉团鼓着腮帮子嚼着小羊排,心里暗想,他宫里的食谱是时候换一下了。

 

 

 

 

 

 

未来小皇后的独立卧室,自然是早就准备好了的。

 

小粉团早早地和他道了晚安。亚瑟看着他穿着又滑又软的牛奶色绸料小睡衣——睡衣上咖啡色的贝壳纽扣乖乖地扣到了领口,踩着小短腿爬上带着流苏床帘的大床,听话地把被子盖到肩膀。

 

之后勤奋用功的亚瑟王子在自己的书房做功课做了很久。

 

毕竟今天他下课之后一直在陪他的小粉团。

 

在他终于做完了功课,换上睡衣准备睡觉的时候,忽然想到要悄悄地去小粉团的卧室里看看他睡得怎么样了。

 

意外的是,在他轻手轻脚地撩起床帘的时候,正对上那双又甜又软的蜂蜜色眼眸。

 

“怎么还没睡?”他轻声问道,“是睡不着吗?”

 

小粉团没有说话。但是明显因为没有睡着被抓包而显得不安。

 

“你才刚刚来到皇宫,会不习惯是正常的。”亚瑟柔声道,“要我陪你睡吗?”

 

王耀非常缓慢地眨了一下眼睛。他的眼睫毛又密又长。

 

他在犹豫。

 

实际上,他在来皇宫之前,被耳提面命了无数遍,要乖,要听话,要懂事,不能给王子添任何麻烦。

 

但是亚瑟注视着他的目光实在太温柔。

 

在小粉团往床的另一侧挪动了一下,给他留下身边睡觉的空位的时候,亚瑟心花怒放。

 

 

 

 

先放一点试试水。

评论(27)

热度(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