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九

英厨耀厨
主食朝耀

▼忙于学业的老年人
△暴躁网民本民

封面是草哥的元旦点图
头像来自爻井太太

【朝耀】狙一下高考作文

※盲狙的浙江卷太难了,改狙一下江苏卷(dbq)。

※浙江卷做了个小彩蛋放在最后了。

※朝耀only。

※短篇。放心是糖。



【江苏卷】物语

“叮叮叮——”

那是一个,闹钟一如既往地准时响起的大清早。

王耀迷迷糊糊地摸索着把闹钟关了,在接着睡五分钟和立马起床两个选项中剧烈挣扎。

他是在这个时候听到耳边有个尖细的声音响起:“别睡啦!每天都非要懒床五分钟,你是猪吗?!”

把他吓得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谁?谁在说话?”

卧室里一下子又安静了下来。

王耀环视了一周也没有看到任何人。就在他以为那是自己大早上的幻听的时候,那个尖细的声音又出现了:“……你能听得到我说话了?”

“听得到啊。不过,你在哪里?”

“我就在你的枕头旁边啊。”

“——谁?闹钟吗???”

 

 

总之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那天早上醒来就突然能听到非生命体说话的声音了。

他一边换上校服衬衫,一边听闹钟用它那尖细的嗓音将长年累月积蓄下来的抱怨倾泻而出:

“……你知不知道我每天喊你起床有多累……你有时候把闹铃关上的动作也很粗鲁,好几次把我弄疼了!”

“对不起,我以后会注意的。”

“还有我!”另一个粗一点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你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头发都蹭得我脸上痒痒的……”

“……你是?”王耀迟疑了一下。

“枕头,我是你的枕头啦!”

“……那个,虽然我对此感到抱歉,但是这个可能只能你自己克服一下了……”

 

 

在他对着镜子打领结的时候,连他的领结都对他说话了——他的领结有着一副超乎他想象的甜美的好嗓子,不过说出来的内容很不客气就是了:“你没发现你把我打歪了吗?今天不是礼拜一吗?你准备戴着一个歪扭扭的领结去见你的梦中情人吗?”

王耀被猝不及防听到的“梦中情人”四个字惊得手一抖,领结被他扯得疼得“哎哟”了一声:“什、什么梦中情人?”

“不是你们学校里那个学生会的粗眉毛吗?我老是看到你在草稿纸上反复涂他的名字。”

“好吧,”明显瞒不下去的王耀只能向他的领结乖乖承认了,虽然看起来还是有点不好意思,“是他。”

今天是礼拜一,学生会的人每天轮流负责上课前在校门口检查学生装束,还有放学后检查教室卫生。亚瑟是每周一。

王耀又在镜子前摆弄了半天,最后总算是让他的领结满意了。

 

 

于是,今天又是一个没有能和亚瑟搭上话的礼拜一早晨。

什么时候才能和亚瑟真的搭上话呢?

王耀有点沮丧地想。

“递给他一盒牛奶说声轮班辛苦了不就能说上话了?不是有很多女孩子这样做吗?”

“我、我不好意思……毕竟他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吧,总感觉突然搭话有点唐突……”

“你太弱了。”领结总结地简明扼要。

 

 

“你弄疼我了!”当自习课上,王耀笔尖划破草稿本的时候,听到了这样的抱怨声。

“对不起。”他小声道歉,“我刚刚不小心走神了。”

“在想学生会的那个英国人吗?”他的草稿本说,“让我看看你是不是又在草稿纸上涂他的名字了——哦今天改画他的q版小人了吗?那个眉毛还挺好认。”

“其实我觉得可以画得眼睛再大一点点。”他手中的墨水笔说。

……他感觉他喜欢亚瑟已经完全是个公开的秘密了。

 

 

 

为了找机会和亚瑟搭话的王耀特意向卫生委员要求的做礼拜一值日。因为有时候能碰上来检查教室卫生的亚瑟。但是更多时候因为学生会开会开的时间比较长,他又怕做完值日再接着在教室里等显得太刻意,所以还是碰不上面。就算真的偶尔见到了,他也不好意思多说些什么。

他做完了值日,收拾课本的时候,听到他的课桌说:“喜欢就抓紧机会告诉他吧。不迈出这一步,他永远不会知道的。”

“我也这么认为。”他手上的课本也跟着开口。

“道理我都懂。”王耀说得有点苦恼,“但是真的要开口……好难。”

 
“你在和谁说话?”亚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走到教室门口的。他手里还拿着记录卫生情况的表格和水笔。

“我、我……”没有想到第一次和亚瑟说话,居然这么尴尬,“我只是在自言自语。”

完了,不会被认为是什么奇怪的人吧……

王耀在心里嚎啕了。

亚瑟检查了一下教室,在表格上做了简单记录,就准备去下一个班级。

就在王耀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准备喊住他的时候,他忽然回过了身。王耀就要脱口而出的“等一下”三个字又硬生生地从舌尖滚回了喉咙。

亚瑟望向他,他的眼睛漂亮地仿佛打磨得恰到好处的宝石:“你喜欢我?”

王耀被问的猝不及防,回得傻愣愣的:“你、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它们一直在不停告诉我,你喜欢我。”他微微侧了一下头,额前金色的碎发晃动了一下,“它们说的那么响,我想忽略都做不到。”

“……它们?”

“你应该也能听见吧?你刚刚不是还在和它们说话?”

……是他理解的那个“它们”吗?

等等,“也”?

“你说……谁?”王耀不确定地问道。

“我说——”王耀看着他漂亮而白皙的指尖落在了自己的深蓝色领结上——

“它。”亚瑟拿手指点了一下他的领结。

“它。”接着点了一下他的课桌。

“它。”点在他的书包。

“它。”点在他的手中的课本。

“还有——”

他最后轻轻地点在了王耀胸口心脏的位置。

“它。”

 

 

 

非常奇妙地,那一天之后,王耀再也没有听见过非生命体说话的声音了。

但是,还是有人能听到——

 

“你想吃哪一款冰激凌?我去买。”

“嗯……巧克力吧?”

“你确定吗?我刚刚听玻璃柜说这家店老是被顾客嘈巧克力口味奇怪。”

“……”

“它比较推荐芒果和香草。”

“那我要芒果的。”语气总算是坚定了。

 

 

“你的枕头让我告诉你,它不喜欢你新换的洗发水的味道。”

“……我新换的洗发水味道有这么糟糕吗?”

“它说如果你下次还用这款,它要离家出走。”

“虽然这么说可能有点伤它自尊,但是恕我直言……它有离家出走这种技能吗?”

“……”

“……”

“它说它由于心灵严重受创要求变更工作地点改去客房。”

“你告诉它,驳回。”

 


【浙江卷】知行合一

“‘知行合一’,是什么意思?”

“大概就是,在书本上看到的内容要和实践相结合——等等,你干什么??”

“我不过就是想把昨天书本上的内容和实践结合一下。”

“我说的书本才不是你那种小黄本!!”

评论(1)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