喃窠霁鵺晤

主食朝耀 希望他们结婚


很闲但是很懒
感谢关注

封面是草哥的元旦点图

【朝耀】药物于我无用【02】

※朝耀only

※ABO设定

※大学校园设定

【00-01】



亚瑟才拿钥匙打开公寓房间门,就立刻被客厅里又大又软的沙发吸引住了视线。他几乎是不由自主地走向沙发,他不过刚刚沾上沙发便立刻被迅速席卷而来的睡意与疲倦俘获了。


托前两晚赶班赶点做模型作业的福,他这一觉睡得黑甜。


他最后是被响个没完的手机铃声轰炸醒的。他闭着眼睛从被他搁在沙发脚下的包里摸索出了手机:“……喂?”


“亚瑟,你现在在哪里?”话筒里传出他所熟悉的弗朗西斯的声音。


“嗯?……”


“我说!你现在哪里啊?不会还在王耀公寓里吧?”


亚瑟终于稍微清醒了一点,他睁开了眼慢慢从沙发上撑起身子坐了起来,盖在身上的薄毯也随着他的动作滑落。他看着身上咖啡色的小熊薄毯,怔忪了一下便反应过来,应该是之后王耀回到公寓给他盖上的。


“啊,我还在他公寓里,怎么了?”


“……现在已经晚上七点了,你一直睡到现在吗?”


“……”亚瑟看了一眼外面已经完全暗下来的天色,非常想跳过这个话题。


“行了,你快点过来酒吧,阿尔和人打起来了!”


“什么?怎么回事?”


“你先赶紧过来吧,我一个人根本拦不住他……”


“好,你看着点,我马上过来。”


亚瑟挂了电话,便匆忙捡起地上的包就要走。他本想和王耀打个招呼,可是客厅里没有开灯黑漆漆的,其它房间一点儿声响也没有。卧室的房门也紧闭着。看样子是王耀回来之后又出门了。他匆忙地离开了。他在打开公寓门的时候,隐约听到卧室里传来一点动静,他回头看了一眼还是紧闭着的卧室门,怀疑大概是听错了,赶着出门也并未来得及多想。


当亚瑟匆匆赶到他们常去的酒吧,喘着气推开酒吧门的时候,以为自己会看到两个撕扯在一起的青年和一群拍照起哄的围观群众。


结果并没有。十几分钟前还在给他疯狂连环call的好友和本应该被人打得鼻青脸肿的表弟,正坐在吧台悠闲地喝着酒。他那个爱惹事的表弟抬眼看到他来了,还举起胳膊朝他挥了挥手。


“所以说,”他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坐在了他们旁边的高脚圆凳上,“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一路跑过来,到现在气都还没喘匀。


“这事儿真的我一说起来就来气,”阿尔把手里的玻璃酒杯“咣”地一声放在吧台上,里面的酒晃了晃,溅出来少许,“我又碰到那个大鼻子俄罗斯熊了!他还挑衅我!他居然还有胆子挑衅我!要不是在酒吧,我真的恨不得把他揍的他妈都认不出来!”


“好了好了,阿尔,冷静点。”弗朗西斯在一旁劝道。


亚瑟把自己的胳膊肘搁在了吧台上:“他又做了什么?”他一边说着,一边朝吧台内的酒保招了招手。一觉睡了十几个小时,刚刚急着来酒吧还没有感觉,现在他觉得自己饿的肚子直抗议。除了平时习惯喝的酒,他还同时点了一份冷面。


阿尔和那个大个子俄罗斯人积怨已久他也不是不知道。积怨还是源于某微积分课,阿尔拿了个苹果摆在教室课桌上占位——当然是为了躲避微积分魔头老师的正面攻击抢占后排,结果那天他踩着点去上课,就看到那个俄罗斯青年坐在他的位置上,咔哧咔哧地咬着他的苹果。在被阿尔质问的时候,他还嘲讽地回复:“你说这是你的苹果,你倒是喊一声看看它会不会应。”可不把阿尔气的个半死。之后阿尔为了报复他,每节课微积分魔头老师试图找人回答问题的时候,他都会在底下大声喊:“我觉得伊万同学一定会做这道题。”


再然后就是种种积怨不断。


亚瑟才点了单,听到阿尔愤怒的声音:“那个大鼻子俄罗斯熊居然嘲讽我说只有omega才喝我这种度数的酒!”


……不得不说,亚瑟翻了个白眼没有说出口,他们每次积怨的理由都非常幼稚。


“好了别气啦,”弗朗西斯在一旁说,“现在omega可比alpha珍贵多了。”


毕竟现在除了占人口绝大数,有70%的beta,剩下是25%的alpha和仅5%的omega。ABO性别大多是在青少年时期确定的,许多omega家庭会在性别确定后不久就为自己家的omega找好未来的alpha,虽然大多在这个时候还只是一种名义上的关系,要等到两人年龄渐长才正式确立下来。因为omega的稀缺,所以尽管在omega保护法律条款落定后,还是常常会出现alpha强迫标记alpha一类的不幸事件,所以omega尽早确定自己的alpha,也是对他们的一种保护。


“哥哥真想找个omega伴侣啊……”


“Hero也想啊……”


“Omega有什么好的,”亚瑟拿手指弹了一下他面前的玻璃杯。因为刚刚端上来,酒杯里冰球完整而饱满,因为他的动作而上下浮动起来。“Omega不但身体特别柔弱,精神上也比beta或者alpha脆弱很多。”


“但是和omega在床上的感觉和beta真的完全不一样哦,更不要说alpha了。”弗朗西斯朝亚瑟挤了挤眼。


“你还试过omega吗?!”倒是一旁的阿尔怪叫起来。


“当然了!上床又不意味着必须标记。Omega的滋味真的比起beta没话说……”


“你说的是你上学期医学院那个女友吗?最后你还不是因为她精神衰弱整体怀疑你出轨而分手了?”


“这也没办法嘛,再不分手哥哥都要被她弄得精神衰弱了。”


“还不是因为你前科太多。”阿尔插话道。


“所以说啊,”亚瑟说道,“如果是伴侣的话,我觉得比起生理契合,性格契合才是最重要的。娇弱的omega就像养在温室里的花朵,必须天天精心呵护。我可受不了。”


“真应该把你这段话录下来,告诉每一个投票给你的omega,这样全校最受欢迎的alpha就是哥哥了。”


弗朗西斯说的投票是之前学校网站每年都会发起的一个投票,大概就是投票选举心目中最想嫁/娶的alpha/beta/omega。亚瑟·柯克兰不仅被提名,还以非常大的票数优势在alpha中获取了第一名。虽然这个投票看起来纯属娱乐并且已经过去了有半个月了,但是弗朗西斯和阿尔还是孜孜不倦地喜欢拿这个事情打趣他。


“凭什么是你哦,再怎么说也应该先是hero才对吧?娇弱的omega需要的是像hero这样强壮有力又富有英雄情怀可以保护他们的alpha!”


“哥哥觉得比起沉迷美国式个人英雄主义和汉堡可乐的愣头青,他们会更喜欢富有浪漫情调的贴心情人。”


“不好意思打断你们,”亚瑟说道,“但是据我所知网站投票的第二名是那头俄罗斯熊吧。”


“Oh,****,”阿尔没忍住爆了一声粗口,“他肯定作弊了!”


之后三人在酒吧一直喝酒喝到十一点多感觉差不多尽兴了,才终于准备回公寓了。


亚瑟是在结账的时候一摸口袋:“我好像忘了把王耀公寓的钥匙还给他了。”


虽然喝了酒有点醉意,但是他现在的意识倒也还算清醒。


“那你去把钥匙还了吧,哥哥和阿尔先回公寓了。”


“也好。”


亚瑟一路上走向王耀所住公寓里的时候,给他打了几个电话,却一直都没有人接听。


亚瑟拿钥匙打开了王耀的公寓门——钥匙圈有点勾住他的衣兜,他费了点儿劲儿才取出来。客厅里还是没有开灯,黑漆漆的一片。他摸索着在门边找到了灯的开关。他看到那张因为他匆忙的离开而被凌乱地留在沙发上的薄毯还维持着他几个小时前随手搁置的样子。


沙发旁茶几上,精致地搭配着插在细长的玻璃杯的那些花朵仍在静静地散发着馥郁的香气。


奇怪,他心里忖度着,王耀一直没有回来吗?


就在他把钥匙放在了客厅桌子上,还把薄毯叠好了放在沙发上,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听到紧闭着的卧室里传来一声响动。


“……王耀?”

评论(3)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