喃窠霁鵺晤

主食朝耀 希望他们结婚


很闲但是很懒
感谢关注

封面是草哥的元旦点图

【苏中/露中】未醒梦

苏中为主+少量露中

伊利亚与伊万分为两人的设定。

一发完。

 

 


他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境的底色,是温柔而绵长的浅黄色。有点像秋日里白桦树的叶子。


在梦中,他和伊利亚在并肩而坐。他们挨得那么近,他只要一侧过脸,甚至能清晰地看见,自窗外而来的光中,他的脸上细细的绒毛。察觉到他的视线,伊利亚转过脸来。


他的眼睫毛又密又长。


他的眼神,出乎意料地温柔。仿佛有细腻的奶油缓缓地淌过了王耀的心底。


偌大的机舱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窗外的云层厚厚的,像北地冬日的积雪。


飞机平稳的飞行着。


他不知道他们是要飞往哪里。但是迎着他温柔的目光,他希望这一刻的时间能过得慢一点、再慢一点。让这架飞机就这样一直行驶下去。


哪怕他们什么也不说。

 





 

“滴滴——滴滴——”


他在吟草独特的香味中,缓缓地从那个漫长而缱绻梦境中抽离。


他慢慢地睁开了眼。


他仍在躺在近日国际会议下榻的酒店里。


没有什么机舱。


更没有什么窗外的云层。


他从床上坐起,伸手将床头柜上的闹钟关上。


他的动作,弄醒了睡在他身侧的男人。


男人微微皱了皱眉,睁开了眼:“今天也要去开会吗?”


王耀已经开始往身上套衬衫:“是啊。”


男人露出有些不满的表情,王耀停下了手头的动作,弯下身去温柔地摸了一下他奶色的卷发,并亲吻了一下他的脸颊:“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你知道的呀。”


“好吧。”他尽管有些不满,但是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他不过翻了个身,又瞌上了眼。


王耀刚刚从盥洗室出来,酒店服务生已经准时叩响了他的房门,将他的早餐送来了。


那是只有一人份的早餐。


“伊利亚,快到开会的时间了,我先出门了。一会儿酒店里会有人来收拾餐具的。”


床上的人在被窝里含糊着应了一声。


王耀转下了门把手,又复松开。他走到床边,再一次俯下身去亲吻了一下他的脸颊:“伊利亚。”


“嗯?”他睁开眼望向他。


“我开完会就回来。”


“我知道。”


不,王耀看着他明亮剔透的紫眸心想,你不知道。

 



 

 

 

“小耀。”


王耀是在会议结束时,在会议室外被伊万叫住的。


“……有什么事吗?”


“你是不是还在使用吟草?”


“……”他别开了眼神,没有回答。


“你不能再继续沉迷于吟草了。这种禁品会让人上瘾的。这几天会议以来,你身上吟草的味道就没有变淡过。”


“……我有分寸的。”


“你还在用吟草构建伊利亚吗?你以为你见到的伊利亚是真的他吗?”


“别说了。”


“——那不过是吟草根据你的梦境构建的幻象。一个只能在你醒后短短持续一个小时的幻象。”


“……我知道。”


“所以,别再沉迷于过去了。小耀。”


“……”他转过脸避开伊万直直望来的视线,没有言语。

 

 



 

王耀回到酒店的时候,房间里吟草独特的香气还没有散去。


然而空荡荡的房间里,早上他温柔地与之告别的男人已经不在了。


或者该说,从来不曾在这里过。


他坐在床边,把那个塞满了吟草的枕头搁置在自己的膝头。


他怎么会不知道,那不过是吟草根据他的梦境构建的幻象呢?应该说,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这一点。


他梦境中那个温柔的男人,不过是他一厢情愿的幻象而已。


伊利亚又怎么会是那样……那样的人呢?


 

伊利亚……


他自顾自有一套打算,完全无视他的想法。


他总是态度强硬,有时手段也很蛮横。


他甚至因意见不合而与他决裂,让他一度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但是,他在他最无助的时候,对他伸出了手。

 



他知道吟草不过只能依据他的梦境构建一个短暂的幻象而已。

 



只是,再也没有人为他拉手风琴。


再也没有人和他一起哼唱喀秋莎。


再也没有人在并肩而行时不动声色地握住他的手。


再也没有人在他靠着书桌睡着的时候给他披上外套。




再也没有人,会叫他,我的小布尔什维克。




 

他轻轻地把脸埋入吟草枕中。



 

他只是,很想他。

 

 



启发于星球设计师

http://rofix.lofter.com/post/19074e_1278f88e

有所改动

看到这个第一反应就想到了王耀和伊利亚

评论(2)

热度(51)

  1. 长烟乱喃窠霁鵺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