喃窠霁鵺晤

主食朝耀 希望他们结婚


很闲但是很懒
感谢关注

封面是草哥的元旦点图

蔷薇三夜【partA 03】

玻璃窗被推开时,冷风卷着冰凉的雨滴呼号着而来。

他在窗台下被劈头盖脸地淋了一身。他禁不住重重地打了一个寒颤。

他听到亚伯的声音冷冰冰地再一次响起:“你是自己出去,还是要我们把你扔出去?”

“你还不自己出去吗?”亚伯的身边不知道是谁在帮腔,“毕竟要是扔出去,可指不定什么部位先着地呢。”

他单薄的短衫被雨水淋得透湿,他紧紧地环住自己的胳膊,却还是被冻得直哆嗦:“这里可是……伯爵大人的城堡……嬷嬷再三叮嘱不能在城堡里生事……”

“你执意要趁着这个天色去庄园里逛,我们再三劝说也拦不住你——你觉得嬷嬷会怎么看?这窗户开着可真是怪冷的,加文,把他扔出去——”

“——我自己走。”

王耀慢慢地直起了身,他迎着自窗外扑面而来的寒风骤雨,哆嗦着翻出了窗台。

窗户立刻被毫不留情的关上,并且扣上了锁。

他只能在窗台下,紧紧地贴着墙坐下,以期那短短的窗沿遮挡一丁点儿风雨。他再一次蜷起身子,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膝盖,在心里祈祷这场看起来没有尽头的暴雨能够早一点结束。

湿透了的短衫冰冷地贴在他的肌肤上,顺着辫尾滴落的雨水汇成小水流落在他的背上,发梢的水珠零零落落的滴落。他胡乱抹了抹自己被雨水打湿的脸颊,但是很快又有更多的雨水扑面而来。他只能把自己的脸紧紧地埋在膝间。

又饿又冷。

他却是打着颤苦苦思虑着明天清早若是他们不嬷嬷来之前把窗户打开放他进去可如何是好。还有又该如何向嬷嬷解释他这一身湿漉漉的衣服。嬷嬷向来脾气不甚好,只怕明天的早饭又是吃不上的……

今天一整天在马车上的颠簸让他实在是太疲累了,更何况昨天他也因为亚伯他们的挑衅没能好好睡上一觉,他一边想着,一边又哆嗦着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他睡得有些昏昏沉沉的,以至于连伯爵的车马在庄园的另一侧驶入了都不知道。

当庄园里的仆人都在为柯克兰伯爵的到来而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严阵以待的时候,他却蜷缩在城堡最边缘最角落的窗台下,在暴雨中睡得混混沌沌的。

 




 

“伯爵大人,需要我让厨房为您准备晚餐吗?”那位之前与嬷嬷私语过的男仆安德鲁此刻正在二楼的客房,毕恭毕敬地听候着伯爵的差遣。

“算了,都这么晚了,你让厨房随便做些点心什么的拿来就好。”亚瑟一解开自己的披风,他带来的男仆莫森立刻上前无声地接过了他的披风,将它小心翼翼地挂在了衣架上。

“是,伯爵大人。您真是太体贴了。”他这么赞美着,继而退出了客房,朝着厨房走去。

亚瑟踱步到了窗边,有些随意地透过被雨水弄得模糊的玻璃窗望向窗外,外头的天色看起来黑沉沉的:“没想到这次的暴雨来的这么猛烈。”

“是啊,大人。”莫森站在他的身侧应道,“若不是布拉金斯基伯爵有别苑在这里,只怕我们想要找个落脚的地方都不太容易。这儿一带的镇子实在太小了。”

“嗯。……莫森。”伯爵的目光忽然停在了某一点上。

“是,大人?”

“你看那是什么?”

莫森循着伯爵大人的目光望去,一时没有看出什么,仔细眯了眯眼才明白了伯爵说的是什么:“那好像……是个孩子?”

“怎么回事?你下去看看。”

“是,大人。”

 




 

王耀是被眼前突如其来的亮光照醒的。

他眯起眼睛,下意识地抬起手,去遮挡眼前的光线。好一会儿才适应了,慢慢地睁大了眼。

他的发湿漉漉地黏在他的前额,发梢的雨珠顺着他的面颊缓缓地淌下。

他的面前,穿着修身的灰底白色细纹毛呢外套的男人,一手提着油灯,一手打着伞,正半蹲着看着他。

被发现了。

王耀的脑子里一瞬间一片空白。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