喃窠霁鵺晤

主食朝耀 希望他们结婚


很闲但是很懒
感谢关注

封面是草哥的元旦点图

蔷薇三夜【partA 02】

那几块破破烂烂的旧毛毯最后还是裹在了年长一些、显得强壮一些的几个孩子身上。尽管那些毯子破旧单薄得令人质疑它是否还有保暖的功效,但也确实值得那些只能哆哆嗦嗦地搓着自己的胳膊以取暖的孩子一阵羡艳了。

他们开始三三两两地靠拢在一起——挨着其他人好歹还有点体温的身体,总比一个人打颤强一些。

王耀一边小心翼翼地往手心里呵气——他非常注意不发出任何声音,想尽量不让他们注意到他的存在,一边支起耳朵听着他们的私语。

“维克特,你那个时候站的离嬷嬷最近,你有听到那个男仆对嬷嬷说了什么吗?”

“什么,亚伯,你是说那位先生只是一位男仆吗?他穿的可比我在镇子里看到的任何一位绅士都更奢侈,居然只是一位男仆吗?”

“伯爵大人都还没有到,事先来打理庄园的只可能是伯爵大人的男仆。弗兰克,不是我说你蠢,你连点基本的常识都没有吗?就你这样愚笨的脑子,注定是只能留在镇子上做农活做一辈子了,根本干不了别的。”

“别的?还有别的吗?镇上的教会收养我们不就是为了让我们日后为伯爵大人的农田耕作吗?”

“是,那是你们。我可和你们不一样,我可是要成为伯爵男仆的。”

“伯爵男仆?你是说像刚刚那位先生那样吗?”

“什么?我们也能变得和他一样气派吗?亚伯,你也告诉我呗,要怎么成为伯爵男仆呢?我也想做伯爵男仆!”

“加文,我觉得伯爵不会让一个尖嘴猴腮一脸刻薄相的人做他的男仆的。你还是考虑做农活比较实际。”

“我、我没有尖嘴猴腮——”

“亚伯,你就说一下呗,我也想知道!求你了,最英勇最智慧的亚伯!”

“是呀是呀,求你了!”

“好吧好吧,既然你们这么说了。你们以为教会收养的孩子,就只能在农田耕作吗?虽然大部分普通的孩子,对比如你们,因为相貌丑陋脑袋空空,只能留在农庄里。但是也有一些孩子,会因为相貌和才识出众,这就比如我,会被伯爵大人选中,成为他的男仆或者是去做一些别的事情。不过当然,成为伯爵的男仆自然是最有身份的了。”

“所以我们这次来见伯爵,就是因为伯爵要来提拔你了吗?”

“这还用问吗?往年我听说都是只见13岁以上的孩子,而且也不是每年都会见,要看伯爵什么时候顺路来这里。今年却只要是八岁以上的都被要求来见他了,怎么想都是因为我才12岁,而伯爵却已经得知了我的存在,迫不及待的想要我去他的庄园为他效力了。”

“哇——那亚伯,你以后做了男仆,也记得提拔一下我啊……”

“还有我还有我……”

这些孩子对他会成为男仆这点感到毋庸置疑,因为他的容貌的确是最出众的。

“看你们表现吧。行了,这个话题到此为止。我只想知道有没有人听到那个男仆和嬷嬷都说了点什么。”

“亚伯,我知道!我好像听到他们说最近有另外一位伯爵大人也要住到伯爵的庄园上来。”

“另外一位伯爵?你听到名字了吗?”

“好、好像叫柯兰克还是柯克兰什么的……或者柯克林?”

“那的确是一件大事。不过和我们倒没有什么关系。我们是布拉金斯基伯爵所有土地的教会收养的孩子,只有布拉金斯基伯爵拥有对我们的支配权。我只需要在布拉金斯基伯爵前好好表现就行。”

“伯爵大人什么时候会到呢?我一想到能见到伯爵大人,就兴奋得有些头晕。”

“哼,所以才说你们也就只能留在镇上耕地了,根本没有一点上得了台面的样子。”

“亚伯以后做了男仆,就要和伯爵日日相处了吧,真好啊……”

“行了,我要睡觉了,说不定明天就能见到伯爵了,我要以最好的姿态见他。”

“那就睡了,今天坐了一天的马车,我也感觉身子骨都快坐散架了呢。”

就在王耀听着他们的对话,暗暗松了一口气。

尽管地板又硬又冷,他连个破毯子也都没有,只有身上单薄的短衫,但是起码还算有个可以躺着的地儿。他慢慢地、不发出一点儿声响地把自己蜷成一团,好让身体起码稍微缓和一点。

就在这时候,他听到亚伯的声音,如猝不及防从草丛里钻出的蛇一般嘶嘶响起:“我倒是想睡了,只可恨房间里有东西实在太碍眼了。”

风雨呼啸着扑打在玻璃窗上。

窗外的雨势没有丝毫减弱的意思。

“我一直在宽容地等待着你主动滚出我的视线,”即便房间里昏暗得看不见人的脸,王耀却是也能想象的到亚伯说这话时脸上傲慢而鄙夷的表情,“但是你却好像连这点自知之明都没有?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和伯爵的男仆睡在一个房间?这将会成为我这辈子最大的耻辱!你这个有着恶魔眼睛的怪物!”——在教会读本中,只有恶魔的眼睛,才是黑色的。

王耀捏了一下手心,然后才轻声回答道:“可是嬷嬷说了,我们今晚只能待在这个房间里……房间门也锁了……”

“你旁边不就是窗吗?”亚伯毫不留情地打断他的话,他随便拍了一下挨着他最近的孩子,“你去看看窗户有没有锁。”

“好的亚伯!”那个孩子兴奋地应了一声,然后摸索着迅速靠近了过来,“亚伯!窗户没有锁!”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