喃窠霁鵺晤

主食朝耀 希望他们结婚


很闲但是很懒
感谢关注

封面是草哥的元旦点图

蔷薇三夜【partA 01】

乌云黑沉沉地翻滚着,远处的天际线阴翳难辨。看天色,即将有一场大雨倾盆而来。

马蹄踏在泥泞的小路上,发出密集而沉闷的声音。

小路两旁的树被风吹得抬不起头来,枝叶簌簌作响。

马夫一边用力地挥斥着鞭子,一边咕咕哝哝地不知道说着什么催促着。又挨了一鞭的马儿发出精疲力尽的嘶鸣。

十几个孩子挤在两辆看起来随时要散架的破马车上,碍于嬷嬷那张严厉而刻板的面容,不敢发出一点响动。

当马车终于驶入庄园缓下了步子时,王耀心里也是松了一大口气。要是真的淋了雨,扛不住生了病,很大可能会被嬷嬷毫不留情的赶出园子。

马车在城堡前停下了。

孩子们一个接着一个跳下了马车。挤在一起还好些,一旦分开了,寒风毫不留情地扑打在他单薄的衣衫上,冻得他牙齿直打颤。一路的迎面的大风吹得他脸颊发僵,他却不敢伸手去揉一揉脸,更别说去搓一搓他冷得直泛鸡皮疙瘩的胳膊。

有个穿着体面的男人从城堡里出来,和嬷嬷低声咕哝了些什么。他穿着一看便价值不菲的黑色羊毛外衣,露出里面的灰色皮马甲和花边衬衫,神情倨傲,看他们的眼神仿佛看着廉价的牲口一般。接着他们便被排成小列,在嬷嬷的带领下走进了城堡。

他第一次看到这样奢侈豪华的城堡。但是他并不敢左顾右盼,只是低着头小心翼翼地跟着前面的孩子。大堂里的灯光很明亮,他不需要抬头也能想象到这该是一盏多么大的吊灯,插满了点明了的蜡烛,把厅堂照映的几乎是闪闪发亮。他第一次看到花纹如此美丽的地砖,同时干净地纤尘不染,几乎能完整倒映出他的脸。他甚至有些不敢把他那又脏又破还不合脚的布鞋踩在地砖上。

他们被带到了一楼走廊尽头的一个小房间。房间空荡荡的,只有角落里堆着一些破旧不堪的毯子。

“你们最好记住,”嬷嬷的声音听起来古板而苛刻,“这是布拉金斯基伯爵的别苑。如果你们胆敢在这里闹事,我想你们应该明白后果。你们今天晚上就待在这个房间里,哪儿也不许去。伯爵大人应该这几天就会到别苑。你们最好清楚,如果不是伯爵大发仁慈,想要见你们一面,你们是一辈子也没有机会踏入这种贵族才有资格进入的地方的。”

嬷嬷端着烛台离开之后,整个房间立刻陷入了昏暗。

孩子们站在房间里,片刻不敢动弹,直到听着嬷嬷的脚步声远了听不见了,才开始有人窸窸窣窣地发出响动。接着他们开始抢那几张又破又薄的毯子。

王耀默不作声的找了个靠窗的角落蜷成一团。他知道他抢不过他们。他们也大多因为他不合众的发色与肤色,不太喜欢他——可能说不太喜欢,实在太委婉了。他合起手掌,朝手心里哈气,又搓搓自己的胳膊和腿,想让自己暖和起来一点。

他听见雨点忽然就噼里啪啦地打在了窗户上的声音。

下雨了。

 

 

 

架空背景。

时间大概设定为十八世纪欧洲但略有改动,比如没有设定当时男子佩戴假发。

大概构想是分成朝耀、露中、冰红茶ABC三条平行线。

A线是朝耀线。亚瑟大概下一章能上线。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