喃窠霁鵺晤

主食朝耀 希望他们结婚


很闲但是很懒
感谢关注

封面是草哥的元旦点图

【朝耀】铁马冰河入梦来

国设。

有私设注意。

非常软弱的老王。慎入。

重复一遍。性格非常软弱的老王。慎入。

 

 

重申。本文老王是建立在我自己的理解之上的。自我满足的产物。性格大概并不讨喜。真的非常软弱。不吃这种性格的请避雷。慎入。

 

 

亚瑟这一次来王耀家,是来和他商量贸易上的事项的。

因为只是为即将到来的国际会议探探口风,两人在贸易上不过浅谈了几句,好互相心里有点数。

王耀留他在家里呆两天再走。他也答应了。

 

 

“听说你最近是在学中文吗?”晚饭的时候,王耀夹着菜顺口问道。

“……嗯,”亚瑟一边不太熟练地用着筷子,一边有点不太好意思地应道,“我也想了解一点。”

“中文是不是感觉很难学呀?你要是有什么地方不懂的可以问我。”

“……好。”

 

 

吃完晚饭,王大爷照常出门溜个弯。

两个人一起沿着小巷走到了小公园,在公园湖边慢慢地走。湖面上月光粼粼。

正碰到凉亭里有个真·老大爷在练书法。两个人站在石桌边看了一好会儿才走出凉亭。

“亚瑟,刚刚写的字你看的懂吗?”

“……看得懂一点吧,不过不太明白意思。开头大概能明白一点,‘天地有正气’什么的。后面就不明白了,好像是很多人名?”

“他写的那个是文天祥的《正气歌》。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

亚瑟侧过脸去望向他。

他正直视着前方,面容在路灯下显得明暗莫辨,晚风吹拂起他脸旁的发梢。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王耀好像,有一点难过。

湖边风吹动围栏铁链的声音,湖边空地上老太太跳舞的老年音乐,还有一小队老头老太晚间慢跑慢慢靠近的声音和他说话的声音交缠在一起。

“……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在秦张良椎,在汉苏武节。为严将军头,为嵇侍中血。为张睢阳齿,为颜常山舌。或为辽东帽,清操厉冰雪。或为出师表,鬼神泣壮烈。或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或为击贼笏,逆竖头破裂。是气所磅礴,凛烈万古存……”

晚跑的老太太老爷爷这时候正好从他们身边经过,一阵嘈杂声过去之后,他已不再言语。

两人安静地走出了没几步,就在亚瑟思忖着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王耀忽然拉住了他,指向前面不远处正在打太极拳的几个老爷爷:“亚瑟,我们也去一起做那个吧!”

“……什么?”

“打太极呀!走吧,你也去试试呀!”

“……等等,王耀——”

 

 

两人出了小公园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不早了。

就在两人一前一后进门的时候,亚瑟忽然开了口:“王耀。”

“嗯?”

“你之前在湖边说的那首诗……能解说给我听吗?”

王耀回过头来看向他,非常缓慢地眨了一下眼睛。然后他笑了一下:“当然好呀。”

 

 

“亚瑟,客房里的空调好像坏了,你今天先和我一起睡可以吗,明天我找人来修一下。”

“……好。”

“那我给你把枕头和被子搬到我房里。”

“我来吧。”

“奇怪了,上次嘉龙来的时候空调还是好好的,怎么说坏就坏了……”

 

 

那天夜里,亚瑟是被枕边的啜泣声弄醒的。

“……王耀?”他低声唤了一声,却并没有得到回应。

他转亮了床头灯,把光线调到最低。他看到身边的人紧闭着眼,却满脸都是泪水。枕巾上也泛起了一片冰冷的深色。

“——王耀,你怎么了?你醒醒——王耀!”

 

 

王耀睁开眼的时候,还没能完全从梦境中抽出身来。他眼中的水光仍在。

马蹄声、号鼓声、兵戈声、叫声喊声哭声都混杂在一起,依然在他的耳畔回响。

被金戈铁马搅碎的漫天星火,还未能从他的眼底褪去。

 

“目尽青天怀今古,肯儿曹恩怨相尔汝。”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应念岭海经年,孤光自照,肝胆皆冰雪。”

“且复穹庐拜,会向藁街逢。”

“关河梦断何处?尘暗旧貂裘。胡未灭,鬓先秋,泪空流。”

无数人曾经的话语在他耳畔嘈嘈切切呢喃徘徊。挥之不去。

有多少人曾对他立下过誓言,又终化为土灰。

一时间,他甚至有种不知今夕是何年的恍惚。

他曾在吴王宫中闲眠,廊中时靸双鸳响;也曾不知醉醒时节,听得一曲《玉树后庭花》;曾长安水畔上巳,鸾刀缕切空纷纶;也曾酒醒帘幕低垂,做过一场青楼扬州梦……

 

 

“抱歉……亚瑟。”他慢慢地回过了神,接过了亚瑟递来的纸巾,胡乱拭去脸上已经变得冰凉的泪水。

“是做噩梦了吗?”亚瑟低声问道。

“……只是梦到了一些以前的事情。”

他已经很久没有梦到过去的事情了。他平时总是刻意不去想它们。那些过去的零散纷乱的记忆,大概因为那首诗又重新翻涌了上来。

 

“亚瑟。”

“……怎么了?”亚瑟回答的声音非常柔缓。

“我是不是,”他低垂着眼帘,他的表情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氤氲,“……显得非常软弱?”

亚瑟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

“可是我真的很讨厌战争。我的国人——他们的生命那么短暂,在战争时候,仿佛一眨眼就会消失不见。”

“我甚至不愿意去回想。即便他们是为了保护我付出了他们所能付出的所有的代价。”

“我会因为想起他们而痛苦,但也会因为想不起他们而痛苦。”

 

“抱歉,我是不是说的太多了。”

“……不,没关系。”

 

他想说没有人会喜欢战争的。

可是他没有办法说出这句话。在1840后。

 

他也很想告诉他,虽然国人的生命很短暂,但是国家的生命很长。也许他能够陪他一起,走接下来的所有路。

可是他开不了口。

他眼前的人,曾经历了他难以想象的,那么、那么漫长的岁月。可能也有国家对他做过类似的承诺,而后消亡了。

 

 

但也许总有一天,他能说出口。

 

 

 

 

第一次尝试国设。感觉自己表达能力真的非常有限了。

可以的话想看评论(*σ´∀`)σ

 

最后说一下我对本家老王的一点看法。纯属个人想法。

其实虽然本家对老王的态度……怎么说呢有点微妙,而且老王在日本人气并不高,经常有官方出谷出图联四不带老王或者金三不带红色玩的时候(这种时候真的很气,我感觉自己快要向极端耀厨发展了),但是还是感谢本家塑造了本家的老王。

我还是挺喜欢老王平时有点蠢呆呆的样子的(我小伙伴说对老王的印象就是大龄儿童)。我希望他能永远不要想得太多,永远无忧无虑的。现在这样有点蠢兮兮但是很容易开心的样子就真的很好了!!

这也是我喜欢好茶的初心。我喜欢好茶是因为英sir虽然有点傲娇,但是依旧是个很温柔的人,本家好茶互动的时候我总感觉是英sir在让着老王的(虽然可能有cp滤镜)。我喜欢好茶是因为希望能有人能够温柔地牵着他的手一起向前走。

我觉得本家设定的好茶真的是很可爱的。(大概不能简单地用傲娇和天然呆的组合来概括。)

新的一年也要继续爱他们。能够有这么多人一起喜欢他们真的太好了。

评论(9)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