喃窠霁鵺晤

一个沉迷冷cp的放飞号


关爱冷cp 人人有责

【朝耀】药物于我无用【00-01】

剧情预警:

※ABO设定

※大学校园设定

※五好青年亚瑟×心里有病王耀

 

再度预警:

老王心里有病【大写加粗加下划线和着重号】

【另外心理疾病≠心理变态,不会出现自||残或者恶意创伤他人的血腥暴力事件】

 

 

【00】

柚木书柜上,紫檀色的香兽缓缓地喷吐着轻烟。

小阁楼里,雪松的清香在空中盘旋着上升氤氲开来。

厚重的窗帘低垂着,流苏柔软地垂落着,帘子上紫罗兰与蓝花楹、蔷薇交织着的图纹在阁楼里唯一亮着的台灯的昏黄光晕下显得模糊。或许是像旧书页一般泛黄的灯罩,使那一点灯光变得昏暗而朦胧。

他坐在藤椅上,披着毛毯,散着发,侧着头,半瞌着眼,昏昏欲睡的模样。

昏暗的阁楼里,只有墙上的挂钟发出轻微的细响。

咔嗒。

咔嗒。

咔嗒。

他像是忽然被惊醒了一般,兀地睁开了眼。

他撩起毯子下了藤椅,脚踩在地板上发出轻微的响声。

他拉开窗帘的时候,被猝然落在脸上的明媚阳光照得不自觉地眯起了眼。他的肤色在阳光下显露出几近病态的苍白。深黑色的眼瞳却浓的像是未化开的墨。长长的眼睫在眼睑投下阴影。

他一眨也不眨眼地看着他一如往常般准点从这里经过。

只是看着。

他感受到自己的胸腔里,心脏小幅度的跳动牵扯出的剧烈的疼痛。

他疼得忍不住弯下了腰。

 

 

 

这不是物理意义上的疼痛。

药物于我无用。

 




 

【01】

亚瑟觉得他那个时候一定是疯了才会听信弗朗西斯的鬼话,在公选课里选了这门“传说中”的建筑学。

那个时候弗朗西斯是什么说的来着?

说是这门五个学分的课不仅可以解决掉他公选课艺术板块必须的二个学分,还能抵普通板块三个,几乎少修二门课?

哦,还有号称他已经完全摸清了老师的套路,最后不过是小组作业定本门成绩,而他已经抱上了建筑学专业优等生的大腿,准备轻轻松松获学分,出于人道主义立场顺便carry一下他?

……所以他们为什么会在结课周前一周的周末彻夜不眠的修改模型??

昨天就在模型教室将就着趴了一两个小时,哦不对,应该算是前天了,他昨天的睡眠时长为零——现在已经是周一清晨了。他深切的感受到了什么叫真正的头痛欲裂,他感觉自己基本上就靠一口气撑着,看似醒着其实已经完全丧失了思考能力,恨不得随便找个地方就躺下大睡一场。

“教授回复了吗?”他身边的罪魁祸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都已经闭上了,还一脸努力想把眼皮撑开的表情,“哥哥真的困到眼睛都睁不开了……就这两天大概能让哥哥憔悴二十岁……”

“我已经把新做好的模型图片发到教授邮箱里了,他应该看到了就会回复。”王耀一边敲着他搁在桌上的笔记本,一边这么说道,“我觉得这次应该没问题了。”尽管同样几乎两天没有合眼,虽然脸色看起来好像有点不自然的苍白,他却是依旧神色自如,亚瑟扫了一眼他发给老师的邮件,语句条理清晰,逻辑严密……这大概就是经常熬夜赶稿的建筑系学生的自觉吧……

不得不说,虽然弗朗西斯这次选的课坑了点——严厉的建筑学教授要求在结课周课上把符合他要求的模型带到课上作为本门课成绩,而几乎所有小组的方案都被他体无完肤地批判鞭箠了无数遍,他的最后一节课就在结课周周一早上八点——但是找的队友还是相当靠谱的。这次的模型基本上都是王耀一个人做的图纸设计,他们就只是在他的指点下帮忙做了做手工活。

“现在几点了?”弗朗西斯一边强行用手指把自己的眼皮撑开一边问道。

“五点五十了。”王耀回道。

“啊——”弗朗西斯拖长了音调发出一声呻吟,“不知道教授什么时候会回复,我真怕再被打回来一遍——”

“你能不能把你的乌鸦嘴闭上?”亚瑟真的克制不住自己对他翻白眼的心情。

“教授习惯早起,应该已经看到了。——啊,我收到教授回复的邮件了。”王耀从笔记本前抬起脸对两人非常浅的笑了一下,“已经通过了。”

“太好了!”弗朗西斯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伸展了一下胳膊,“哥哥我终于解脱了!”

“那你们先回去休息吧,”王耀把手中的笔记本合上,“一会儿上课的时候我把模型带到教室就行了。”

“那你呢?”亚瑟跟着站了起来,却是问道。

还没等王耀回答,隔壁小组的基尔伯特就已经喊了过来:“王耀,你们组通过了的话能不能来帮我们看看啊?我感觉我们组要来不及改了!”

“好的。”王耀应道,接着抬起脸看着亚瑟,面色依旧温和 ,“我帮其它小组再看一下,你们先回去休息吧。”

两人说话的时候,弗朗西斯已经在一旁拨通了电话:“喂,茉莉宝贝儿,你现在在公寓吗?我刚刚做完建筑学的作业在模型教室这边,我们学院的公寓离这儿太远了,我去你那儿睡会儿……”

——是的,和他通话的现女友就是建筑学院的,也是他公选课坚持要选建筑学的原因。只不过人家后面机智的退了这门课改而去选艺术概论这种一听就相当好过的课去了。真的说到这事他就恨不得痛揍这家伙一顿。

不过他和弗朗西斯住的学生公寓确实离这边挺远的,艺术学院挺大的,这边附近基本上住的只有艺术学院的学生。

“所以你是打算就近找个地方休息,然后让我一个人花大半个小时的路回公寓吗?”

“不然你还想怎么样?和哥哥一起去茉莉房间??”

“谁会这么想啊!”

王耀的声音这个时候插了进来:“我也住在这附近,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去我那里将就一下。”

“对啊,王耀和茉莉同一幢学生公寓的!哥哥那个时候就是在公寓楼下认识他的!正好我可以带你一起过去。”

亚瑟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敌不过满脑子的睡意接过了王耀递来的钥匙:“那、那就打扰了。”

“没事。”他对他温和的笑了一下,“我是一个人住的,你自便就好。”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