喃窠霁鵺晤

一个沉迷冷cp的放飞号


关爱冷cp 人人有责

【朝耀/好茶】Trick or Treat

※异大陆设定
※当小兔子来敲门

#
“Trick or Treat!” 

——这是小亚瑟第一次见到王耀时,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实际上,话已经出了口,亚瑟才发现来开门的不是他熟悉的那个大胡子荷兰大叔,而是一个陌生的东方人。

尤其对方还是一个,面容秀逸、眉眼温柔的东方人。

这让他不由有点羞窘。

就在他有些手足无措的时候,对方已经把准备好了的糖果袋放到了他的手中。他温和地对他微笑——他眉眼间的淡淡地晕开的温柔,像是棉花机里刚刚卷出来的粉色的柔软的棉花糖:“你好,初次见面,我是这周新搬来这里的王耀。”

声线清澈,语调温柔。

“先生您好,”小亚瑟看着他清逸而温润的面容,不自觉地试图挽回一点颜面,努力维持一个小绅士应有的礼节,“我是亚瑟·柯兰克,您的邻居。”实际上今天是万圣节,他还披着南瓜色的小斗篷,带着紫薯色小尖帽——小尖帽把他的毛茸茸的一对小耳朵压的更低了。

“柯兰克小先生吗?以后还请多多指教了。”新邻居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依旧带着初春樱花瓣一般柔软的笑意。

看着他温柔而清逸的面容,亚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觉得有点羞赧了。

“我烤了南瓜饼,你要进来尝尝吗?”

亚瑟忍不住用力嗅了嗅,小鼻尖颤动了一下。空气中弥漫着的甜香味仿佛都是南瓜般金灿灿的。

……闻起来就很好吃的样子。

可是,他已经和小伙伴约好了之后要一起去别的地方捣蛋……不按时赴约可不是绅士应该有的行为……

“抱歉,非常感谢您的邀请,不过令人遗憾的是,我今晚已经和小伙伴有约在先了。”他努力使自己看起来彬彬有礼,殊不知耷拉下来的耳朵和脸上没能忍住的委屈的小表情已经出卖了他。

“这样啊,”王耀心里不由得有些好笑,但是还是温柔的没有拆穿,“那就祝你有个愉快的万圣夜了。”

“谢谢先生。”

两人初会的对话至此而止。


殊不知,两人初遇的那一晚对于无论亚瑟还是王耀而言,都注定了是个不眠之夜——

亚瑟:啊……好想吃南瓜派啊……

王耀:啊……好想摸兔耳朵啊……



#
亚瑟第二天放学的时候没能忍住,特地绕路从隔壁新邻居家的小院子路过,悄悄地从围栏的空隙里朝里面张望的。深秋院子里的花大多都已经谢了,只留下矮矮的冬青树依旧叶子绿绿的。

院中小木桌边空荡荡的。

就在他失望地回到家的时候,却敏锐地嗅到了空气里那一点似曾相识的香气:“妈妈,你在做南瓜派吗?”

“哟,这都能闻得出来?”沙发上他的哥哥斯科特闻言从报纸里抬起了脸,“小亚蒂鼻子够灵的啊。不过可不是妈妈做的,是刚刚隔壁新搬来的王先生来打招呼的时候送的。”他把报纸随手搁在了膝盖上,“小亚蒂还没见过吧,隔壁新来的那位先生,是个非常少见的人类呢。”


#
次日放学后的小亚瑟再一次在院外悄悄地朝里头探头探脑的时候,被坐在院子里喝下午茶的王耀抓了个现行。

正对上了那双纯黑色的双眸——像经过精心雕琢的色泽透彻而质地柔软的黑水晶。

他有一瞬被人识破的羞窘,不过很快镇定了:“下午好,先生,谢谢您昨天送来的南瓜派,味道非常棒。”

“你喜欢就好。”他依旧是温柔地对他微笑,他感觉仿佛有三月的拂面而来,带着初绽的樱花的芬氲和嫩柳的气息,“我今天新烤了饼干,你要来试试吗?”

空气中漂浮的黄油曲奇的甜香,似乎比前天的南瓜派都更加诱人。

“那、那就打扰了。”



#
“Trick or Treat!”

当门外裹着黑色大斗篷,只露出一对小尖耳朵的小狼崽对他这么喊的的时候,王耀一如既往的拿出准备好的糖果来招待上门捣蛋的小家伙。

他不由得想到了多年前他刚刚搬来这里时,第一个敲响他房门的那只小兔子——

小圆脸,柔软的金发,碧翠的眼眸。
还有一对软软的垂着的兔耳朵。

“怎么站在门口发呆?”

回忆被打断。

他转过身,抬眼望向从房里走出来的人:“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你以前也是这样过来要糖。”他说这话的时候,看着他比回忆中更加透亮的碧翠色的眼眸,“你小时候还有一对兔耳朵,真的可爱的不得了。”他说及此露出了一点惋惜的表情,“可惜现在没有了。”

“……正常的兽族人到能够控制自己身体的年纪了都不会再把耳朵尾巴什么的露出来的吧?”

“可是兔子耳朵真的超可爱……”

“所以你那个时候每天都挑我放学的时候坐在院子里喝下午茶就是为了请我喝下午茶以便找机会摸我耳朵吗?”

“……嗯。”他眨了眨眼,有点不好意思地承认了,“……不过你还不是每天都绕路回家特地从我院子前走过吗?”

“……”这回轮到亚瑟挪开了目光。

“叮——”厨房里烤箱恰到好处的发出了一声脆响,解救了某只回不上话的兔子。

“啊,南瓜派好了。”王耀非常配合的转开了话题,“今年的南瓜派我尝试着用了新的配方哦!”

“……你不会做出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不好意思柯兰克先生,很抱歉我不像你那样拥有魔法料理的天赋。”



#
当晚,王耀是在关了床头灯后感觉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蹭了过来。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先听到了他的伴侣的声音闷闷地响起:“就、就今天这一次哦……”
他伸手摸了摸他的兔子耳朵,忍不住笑了:“好,我知道了。”





一发完。

好歹赶上万圣节了。以后有机会再修修细节。

深刻感受到了自己语言的匮乏。
写不出想象中小兔子的万分之一可爱和老王的万分之一温柔。( ´•̥̥̥ω•̥̥̥` )

评论(3)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