喃窠霁鵺晤

一个沉迷冷cp的放飞号


关爱冷cp 人人有责

【影山灵】神父的午后【就是开开车】

【无论如何想开车的产物】
恶魔影山兄弟×神父灵幻

几乎纯车预警
三人行预警



这是西尼尔镇的一个,一如既往明媚的午后。

送走了教堂里最后一个来做礼拜的信徒,站在讲台后的灵幻神父正翻阅着《圣经》,浏览着下次礼拜应该宣读并且证道的圣经部分。
他忽然感觉身后有什么人贴了上来。
对方从背后环过他的腰,柔软的嘴唇亲在他的后颈。
“……茂夫?——嘶。”
他的猜测换来对方在后颈上不轻不重的一口咬。
“猜错了呢,灵幻大人。”他口中的少年这才不紧不慢地轻巧地落在了讲台前,身后的小翅膀在落地后又振了振,才收了起来。影山茂夫靠在讲台前,与灵幻神父脸对脸,眼瞳的颜色深深的,透出一点幽红色:“灵幻大人为什么总是猜不中呢?”
“我猜,”影山律在他刚刚留下了浅浅的牙印的后颈处舔了一下——敏感处的舔舐引得被他紧贴着的神父轻颤了一下,“大概是给的惩罚不足以让神父大人印象深刻吧。”他的手暗示性地摩挲了一下神父的腰。

车链接见评论

结果一直做到神父失去意识了,他还是强撑着什么也没有告诉他们。

神父大人醒来的时候,是在他自己的房间里。
那对恶魔兄弟正坐在离床不远的茶几两侧下着象棋。
他们几乎是立刻就察觉了他的醒来。
“神父大人,您醒了吗?”影山茂夫放下了他手中的棋子。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已经是下午七点了,神父大人。”
他睡了这么久了吗?
灵幻想着,强撑着从床上坐了起来。
……啊,腰好酸……
罪魁祸首兄弟已经从茶几边走了过来,坐在了他的床侧。
……是他的错觉吗?他怎么感觉这对兄弟今天有点不太对劲?
“刚刚梅尔菲斯小姐来过了。”
“……”
“神父大人,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呢?——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梅尔菲斯小姐其实是想带我们回首府,反而几次替我们拒绝了她呢?”
“……”
“神父大人,您为什么拒绝她呢?”
“……”
“您为什么冠冕堂皇地不回答我们说是为了继续依靠我们能力消灭村里可能出现的恶灵来维持您的威望呢?”
“……啊,已经七点了吗,该吃晚饭了呢。”
“神父大人,您真是一点也不坦诚。”
“……嗯,今天晚上吃点什么好呢?”
“您为什么不问问,我们是怎么回答她的?”
“……”这还用问吗,本来就没什么可比性吧,首府的公爵庄园和这个位置偏僻的小乡村……
“我们早就说过了吧,我们,是不会离开您的。”——哪怕是使用强迫的手段,也要留在在您的身边。
“神父大人,您怎么总是记不住我们说的话呢……”
“……喂不是吧你们,不是下午才做了那么多次吗……我还没吃晚饭呢!我现在都还腰疼呢!喂我说你们啊……”



这次的车真的开了超级久。。。断断续续写了有半个月——终于今天强力结束了
上一次明明一个下午就开完了。。。【虚弱】

评论(3)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