喃窠霁鵺晤

一个沉迷冷cp的放飞号


关爱冷cp 人人有责

【律灵】一段日常 篇名以后再说吧【……】

入秋了。
天气开始渐渐泛凉。

影山律推开相谈所未紧闭的门时,看到灵幻新隆正低着头打领带,准备出门的样子。
“啊,弟弟君来了啊,”灵幻抽紧了领带,抬起头,“有个客户和我约了在他家里碰面,弟弟君要一起去吗?”
影山律只是靠在门边看着他,表情有点冷淡:“我不就是为了这个才来的吗?”
“那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嗯。”


两人一前一后走下楼。
“话说弟弟君现在是高三吧,”灵幻一边走在前面,一边打开了话匣,“马上要升学考了,还要兼顾学生会的事情,每天到我这里来真的不要紧吗?龙套去年高三的时候每个礼拜也就只来两三天……”
“灵幻先生,哥哥每次给我打电话都拜托我要好好到你这边帮忙。”
“嘛,话虽这么说,不过实际上碰到委托人真的有恶灵缠身的情况也很少吧,基本上我一个人也能解决啦,弟弟君其实偶尔来一下就可以了。当然,我会告诉龙套你有好好来帮忙的……”
“灵幻先生。”
“嗯?”
注意到走在他身后台阶上的影山律忽然停下了脚步,灵幻转过头来抬眼望他。
他的瞳色有些泛深:“我自己的时间我会安排的。学业和学生会的事情我自己能处理好。”
“啊,这样啊,”灵幻稍微有些尴尬地摸了摸头发,继续朝台阶下走去,“嗯……毕竟弟弟君很优秀呢,龙套每次提起你的时候也都相当骄傲呢。”
灵幻没有注意到,影山律的脚步又一次,停顿了一下。

没想到这次委托人家里是真的有恶灵,好在并不是很强,不过这也让影山律花了些功夫才解决掉它。
“弟弟君这次,帮了大忙了呢。”从委托人家里出来的时候,灵幻这样说道。
路边的梧桐叶不知是什么时候褪去了青色的,像是老了的书页,从书脊上轻轻地脱落。
两人并肩走在人行道上,踩在一地枯黄的旧书页上,发出细碎的声响。
“有点晚了呢,弟弟君要不要和我一起吃个晚饭再回去?”灵幻侧过头看向他。
影山律的表情在夕阳的余映中显得模糊,仿佛依旧带些冷漠,但又好像并非是这样,灵幻看到他张了张嘴,好像说了些什么。
“嗯?你说什么?”
“……如果是哥哥的话,”他低着头,表情更加显得模糊不清,“一定很快就能解决了吧。”
“嗯?”灵幻抬起的手在空中稍微停顿了一下,终于还是轻轻地落在了他的肩上,“这有什么好较劲的?灵能力的话,只要能除灵不就行了吗,弟弟君已经够优秀了,没必要再为这种可有可无的东西这么认真的烦恼吧?”
“所以,”影山律终于抬起了脸,他转过头来望向灵幻,“既然这样为什么灵幻先生不愿意我来相谈所?总是一次又一次地想支开我,为什么?”
“嗯?有吗?”灵幻新隆认真地回忆了一下,好像还真是……啊,这可真是麻烦了……“我只是不希望相谈所的事情给你带来困扰,结果好像反而弄巧成拙了呢,”他露出了一个有些无奈的笑容,“我保证以后不会再说这种话了可以吗?作为赔罪,就让我请你吃晚饭吧。嗯……拉面怎么样?”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对灵幻先生的看法的呢?
次日学生会会议结束后,影山律一边走向相谈所一边这样想着。
可能是因为一次次看到他对待委托人的认真的态度吧,也可能是因为偶尔对自己的关照和提点……无论起点在哪里,总之,他好像,好像的确有点喜欢他了。


走到相谈所门口时,影山律正听到他在和某人打电话。
“……不用担心啦,相谈所最近运营的挺好的,啊,说起来多亏了弟弟君的帮助呢……”
“……怎么说呢,感觉现在和弟弟君相处的也挺愉快的了,所以说啊,龙套你也不用老是为这边操心啦,大学生就多享受一下大学生活吧——啊,弟弟君,你来了啊——”
“嗯。”走进相谈所,在转身关上门的时候,他轻轻地弯了一下唇角。



不知道会不会写后续……再说吧……【你】设定是龙套在外地上大学,拜托律照顾师傅的相谈所【这个应该能看出来吧??】其实想看影山灵,因为影山灵和律灵粮少只能自己割腿肉了……【自己的肉真难吃啊】这篇再往后面发展的话大概就是影山灵了吧【姑且先打个tag】,设定是哥哥也喜欢师傅但是一直没有说出口【完全看不出来呢!】然后放假了之后就,嗯……反正真的能写出来再说了

评论

热度(7)